第十九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紫霞望著火焰與雪花交織的天空,她想:若是等一會那個勝利者跳回她的身邊,她該不該相信他?

    那個在天神的痛苦驚惶中狂笑的孫悟空。

    那個在西行路上心事重重的孫悟空。

    那個在惡夢中驚醒,掩飾不住心中恐懼的孫悟空。

    那個鎖妖柱上眼睛暗淡下去的孫悟空。

    她忽然發現原來她從來不知道孫悟空該是什么樣子。

    她只有心中的那個孫悟空,那個披黃金戰甲,視天神如無物的凜凜英雄。可是那個把天捅破的惡魔,那個抱頭喊“不要燒我的花果山”的痛苦的猴子,為什么也是孫悟空?

    她心念一閃,她究竟希望誰活著回到她面前?但她立刻不再讓自己去想這個問題。

    風雪中

    孫悟空發現自己遇上了從未見過的對手。

    如果自己的每一舉動都在對方的預料之中,那這仗就沒法打了。

    孫悟空覺得自己在同一個幻影作戰,每次認為自己要擊中他了,卻又被對手奇跡般的避開。

    他施展出了所有的解數,一瞬之間變幻幾十個位置,攻出上百招,他幾乎是在用速度同時從四面八方向對手擊出,每次對手的身影都被他籠罩在幻化出的千萬棒之下,可是,每次金箍棒擊下,卻又只擊中了空氣。

    他的力量向四方激射,就算對手有與他相同的速度,除了跳出圈外也是沒有可能不招架卻又不被擊中的。因為攻擊就象太陽的萬道光線沒有死角。

    似乎只有一種可能——對手并不存在。

    但有時他下意識的一揮,竟就與對手的金箍棒相撞!

    對方顯然在回擊,只不過他的棒法密不透風,對手每一次都無法攻入。

    而他也居然也無法看清對方的招式來路,這似乎又是一種不可能,對手的速度難道已經到了讓他無法看清的地步?

    不,孫悟空忽然想到,之所以他看不清對方的招式,正是對方在和他一樣,同時向四面八方攻擊而不是只對他的緣故。

    原來對方也和他一樣,無法擊中目標。

    而自己看不清對手招式,無法刻意躲避,正如陽光是只能遮擋無法避開一樣。而這樣對手居然也擊不中自己,好象同樣是無法理解的事。

    “鐺!”雙棒再一次相撞在了一起,孫悟空覺得自己象是用力擊在了鋼鐵上,金箍棒嗡的鳴起來,震蕩從手心直傳到心臟。

    而鋼鐵也是應該被砸爛的,世上還有金箍棒所不能毀壞的東西么?也許只有金箍棒本身而已。

    孫悟空心中一驚,難道……

    他每次可以擊中對手之時,也是對手可以擊中自己之時!所以才雙棒相擊,力量互消。

    他究竟在和什么做戰?

    這樣下去,戰斗也許是永不能分出勝負的。

    “你殺了他,緊箍咒自然就解除了……”觀音的話猶響在耳邊。

    我不能輸,我一定要勝!孫悟空想,他大吼一聲,棒舞的更快更急,再快再急!“我就不信打不中你!”

    而諸神只聽見,風雪中的兵器相擊聲越來越密了,最后叮叮鐺鐺的連成一片,成為一種刺耳的囂鳴。

    戰斗仿佛沒有結束的時候,他們不知連續拼殺了多久。

    四周的一切已經都不再重要了,火光,風聲,叫喊,一切都已消失。

    唯剩下一種意志,決不能讓“失敗”這兩個字的陰影出現在自己的腦海。

    所以孫悟空已不能停下,盡管他覺得那場戰斗的怪異。盡管還是捕捉不到對手的影子。盡管他有時懷疑自己獨自在世界上瘋狂的揮舞著金箍棒。

    當兩個孫悟空都快用盡最后一點力量的時候,如來出現了。

    “佛祖,兩個孫悟空究竟哪個是真啊?”巨靈神問。

    如來笑道:“待我分給你看。”

    “孫悟空。”他向那斗成一片的二人道。

    兩人全跳了開來,“叫俺老孫叫甚?”

    “孫悟空,你若跳的出我掌心,便把天宮讓你,若跳不出時,你便老實下界,再修幾劫,卻來爭吵。”如來道。

    “你在和誰和話?”孫悟空道。

    忽然那只沒戴金箍的猴子狂笑起來。

    他柱棒立在那里,大風卷起他的紅色披風,他道“呸!”

    “什么?”

    “我現在就不已在你的掌心外么?”猴子狂笑道,“誰要與你賭,老孫很忙,還有很多地方要拆,沒空陪你耍子。”

    這個場景好熟悉啊,可又想不起來哪里見過。

    他看見了紫霞,她正望著火焰中心,凝望那個身影。

    “你不想回花果山么?”如來一揮手,云散開了,露出一片青翠群山。

    “花果山……是了,花果山,漫山的花,漫山的果,漫山的朋友……回花果山……回家。”那猴子眼望天外,流露憧憬之光。

    “可是花果山已經毀了,沒有了,沒有花果,沒有生靈……”猴子接著喃喃道,忽然轉頭怒視著諸神,“是你們毀了它,毀了他們!我已經什么都沒有了!你們也什么都不會有!啊——!”

    他大叫一聲,沖向諸神。

    如來笑笑,將五指伸了出去。

    一道巨大的力量將那猴子打翻在地,他再次跳起來,又被擊倒,他再次站起來……

    “你還不動手,更待何時?”那個聲音說道。

    孫悟空一震,是在叫他么?他剛才幾乎以為那個掙扎著的就是自己。

    那不是我,是的幸好那不是我。

    我是孫悟空,孫悟空怎么可能忍受那樣的失敗?怎么可能接受那種毫無勝利希望的戰斗。

    他感到有什么就要發生了。

    果然,倒下的妖猴突然再次猛的躍了起來。

    “我——不——認——輸!”

    他發出了野獸般的吼叫,血從他的眼睛里噴了出來。

    孫悟空知道,這是他最后一次的躍起了。

    他象一個靜伏的獵手等待著這樣一個機會。

    孫悟空蹲身,曲足,起跳,那一瞬棒已在手。

    一道純正的金光,一個完美的弧線,一次曠古絕后的進擊。

    “不——————”一聲絕望的呼喊。是紫霞。

    孫悟空聽出了那個聲音。

    他不由一回頭。揮出的手一慢。

    那只是一瞬中的一瞬。

    另一個悟空出手了。

    孫悟空站在那里,看著腳下的戰敗者。

    他又一次勝利了,象每次與妖精的戰斗一樣,他總是最后的勝利者。

    等一等,眾神都在交頭結耳議論著,倒底是誰死了,誰活著。

    死的真的是妖猴?

    或者,倒在地上那個才是他自己呢。

    他摸了摸頭上,還好,金箍兒還在。

    那是證明他是孫悟空的唯一標志。

    那是勝利者的金冠。

    可是那個猴子為什么也會劇痛呢?

    紫霞一步步的走了過來。

    她是來擁抱勝利者的么?

    她來到了他的面前,卻跪了下去。

    跪在了倒在地上的那只猴子的身邊。

    她哭了。

    她握起那只妖猴的手。就是剛才本應拿金箍棒打中他卻伸向了紫霞的那只手。

    她把那只手輕輕的掰開。

    那手里,是一條紫色的紗巾。

    孫悟空忽然覺得身體里什么東西裂開了,象是一塊石頭崩碎了。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