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天宮巨大的雪片在天外涌出的火光的映照下象凝血的冰晶,整個天界被這飛揚的紅色充滿,冰雪折射著火焰,象紅寶石般的在空中閃耀,這些紅亮的星塵在宇宙間飛旋,以無可阻擋的氣勢和極美的姿態沖毀著它們面前的一切物體,諸神的宮殿在這狂潮中支離破碎,分崩瓦解。

    在這毀滅的狂舞中,諸神驚慌的躲藏,他們分明聽見那個天地間的狂笑聲,縱是颶風也無法蓋過,在靈霄殿的頂端,那個身影立著,背后是燃燒著的天穹,他巨大的陰影隨著火焰的升高移向整個天庭。

    ※※※※※※※※※※※※※※※※※※※※※※※※※※※※※※

    西天

    “金蟬子,你回來了。”如來說道。“你準備好了你的法論么?”

    “我突然不想論什么了。”金蟬子說,“我永遠無法用語言來表述一顆樹的生長,一朵花的全貌。我只想問一個問題,生命的真義是什么,請不要用語言來告訴我。”

    如來不再看金蟬,他從座邊拈起一朵花。

    金蟬子定在那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迦葉卻在一旁微笑了。

    如來嘆道:“金蟬,我本以為悟的會是你,迦葉,你可得我正法了。”

    迦葉上前跪倒。

    眾弟子皆唱法頌。西天霞光大盛,天空花雨紛紛散下。

    金蟬仍立在那,如木雕一般,花瓣紛揚,落在他身上的,卻全都枯謝了。

    “金蟬,你還有何心路未通?”

    金蟬雙眼虛視道:“通便通了,悟卻未悟,花落死木,不得生機。”

    如來道:“即如此,你再去修行個五百年再回來。”

    金蟬子卻還是沉默,沉默。

    “你走吧。”如來道。

    觀音上前:“師兄先下去吧。”

    她去推金蟬子,卻挪不得他分毫。

    金蟬子忽抬頭直視如來,二目如電:“我要與你賭勝!”

    “什么?”如來笑道。

    “是!與你賭勝!我用我千年修行,與你賭個勝負!”

    “你可當真?”

    “師兄不可!”觀音拉金蟬子。

    “師兄何必,不悟回去多思索也就是了。”普賢等眾弟子均道。

    “師弟你這是何必,要用千年道行與師父斗……”迦葉也從地上起來說道。

    “我為真義!”金蟬子跳起腳來道,“你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你即為你悟而笑,卻忘了那天下萬千笑不出之人!”

    “你這分明是誤會于我。”

    “迦葉,莫與他爭。金蟬,卻說吧,你要以什么賭勝?”如來緩緩道。

    ※※※※※※※※※※※※※※※※※※※※※※※※※※※※※※天宮另一處“豬八戒!你飛的慢一點!”天界一處,小白龍叫著,她已化成了人形,迎面而來的飛旋的冰雪鋒利無比,劃破了她的衣裳和臉頰,她不得不閃避遮擋著。而她的前面,豬八戒卻不管不顧的向前直飛,任憑臉上身上被劃出無數血印。

    “天上也沒有吃的搶,也沒有高老莊,你怎么急成那樣,象要去見媳婦?”

    “回你的東海去,我沒要你跟著我!”

    “嗬喲,學會耍酷了,告訴你豬八戒,孫悟空不在,我可不會再讓你逃了,師父的魂兒一天找不回來,你一天別想溜號!”

    豬八戒四處張望著:“糟了,天宮變成這樣了,星辰全都被天外颶風吹移了位置,找不到銀河了,糟了,糟了。”

    “什么時候了,你還有閑心看星星?你和孫猴子都有這怪毛病,一個晚飯要對著西邊吃,一個半夜不睡覺看星星,那個沙和尚也不是很正常,整天拼著些破碗片唉聲嘆氣!”

    豬八戒卻不理會她,只顧四下找尋,小白龍還沒見他這么急過,看著他肥大的身軀四下亂撞,東張西望把兩只大耳甩來甩去,很是滑稽,不由想笑出來。

    忽然豬八戒站住了,眼睛直盯住一處。

    小白龍一看,風雪迷漫中,隱約有一顆銀色的星在遠處閃耀。

    豬八戒直飛了過去,小白龍忙跟上去。

    近了,豬八戒落下云頭,看著眼前的東西出神。

    小白龍趕上前一看,那是一顆桂花樹,風雪中已變的光禿禿的,在高處一根枝杈上,有一個燈籠,內放著一顆明亮的銀星。

    那樹干上,還隱約刻著什么。

    豬八戒沖上去,抹去樹身上的雪。

    那上面,是幾個字:“天篷,家就在前面,阿月。”

    豬八戒站在那兒,愣愣看著那幾個字。

    他突然猛沖入前方的風雪中。

    小白龍滿心疑惑,也只能跟上去。風雪幾乎使她迷失了方向,好不容易豬八戒站在前面,她沖到他身邊,叫:“豬……”

    她停住了,豬八戒正看著前方,她從來沒見過豬八戒那樣的眼神,象風雪一樣紛雜,那紛雜中,卻有星辰一樣明澈的東西。

    那是他眼中映出的人影。

    一個白衣的女子。

    “暴風已經沖毀了銀河,我們幾十萬年筑起的家園。”白衣女子望著懷中的玉雕般的小兔兒說,“天篷回來,要找不著家了,不過沒關系,我會一直在這兒等他,我在這里,他就不會沒有家,火焰快要燒過來了,玉兔兒,你走吧,到下界去,那兒有許多天界見不到的神奇,如果有一天,你見到了天篷,請你告訴他,阿月在這等他,讓他回家。”

    她撕下一片衣角,將玉兔兒裹在其中,一松手,那衣角化作一片白云,載著玉兔兒向下界飄去,玉兔兒在云中跳著想回來,卻跳不出來。

    她望著玉兔兒遠去,忽的又笑了:“我真傻,天篷不知已變成什么樣了,你又怎么認的出他來?他也早忘了你了吧。但我相信,有一天他會醒來,然后他就會回到這里……為了這一天我每天用星星排出圖畫,那是天篷和我才懂得的圖畫,希望他能看見,想起我,回來。可現在,大風把一切都刮走了,記憶、愛情、希望、一切一切,都刮走了……”

    “但我不會走,我在這里等他……大風,火焰,都不能讓我離開這里。”

    隱在風雪中的豬八戒身子開始顫抖起來,突然,他的肥胖的身子跪倒在了地下。他咬住自己的手,無聲的哭了。

    小白龍看著豬八戒,她好象突然間明白了什么,明白了豬八戒每天夜晚在別人入睡后仰望星空時的心情,明白了為什么一旦沒有星光的夜晚,豬八戒就那樣的易怒和脆弱。

    “豬八戒。”她湊到他耳邊,“過去啊。”

    豬八戒搖了搖頭。

    “她在那兒等你,過去啊。”

    豬八戒突然跳了起來,小白龍想她就要看到那感人的一幕了,可以豬八戒卻向相反的方向沒命的狂奔了下去。

    小白龍急追了上去:“為什么?”她喊,“豬八戒,為什么?你等的不就是這一天嗎?她不就在你的面前了嗎?”

    豬八戒在天空中沒命的左沖右突,“忘記路,忘記回家的路!”他喊。“明知道是不可能相見的,為什么還要記住?”

    他跌跌撞撞的跑著,小白龍很容易的追上了他,她在他背后踢了一腳,把他踢倒在地。

    “為什么?你連見他一面也不敢?她在那等了你那么多年,還準備一直等下去!”

    “不,”豬八戒說,“她很快就會結束她的漫長等待了,大火很快就會燒過來,她會在期待中死去,帶著她的美夢,好過她發現她苦苦等來的是一只豬!”

    “豬怎么啦?豬怎么啦!”小白龍叫道:“我就覺得豬挺可愛!豬好的很!豬會笑,會哭,比天上很多神仙都好!”

    “可我不能接受——我可以是一只豬,可我不能讓她為我……你又為什么不告訴唐僧你是誰?”

    小白龍呆住了,半晌,她揚起手重重打在豬八戒臉上。

    “豬八戒你……你為什么……為什么要把不能說的話全說出來?”

    她也跪在了地上,嚶嚶的哭泣。

    “這就是命運啊!無比神奇美妙的命運啊!”豬八戒大叫道:“需要多么高的智慧,才能想出這些絕妙的安排啊!偉大的上蒼啊,眾生都戰栗在你的威嚴之下!”

    他狂笑起來。

    他再回頭時,看見火焰已燒入了阿月的宮殿。

    豬八戒忽的一轉身,又沖了回去。

    火焰已燒著了阿月的裙角,但她還在地上用手指慢慢擺著她的銀砂。

    忽然一只豬沖了進來,狠狠的踩著她裙上的火苗。

    阿月驚異的看著這只豬。

    那豬卻不敢看她。

    火焰一退,又撲過來。豬八戒發出狂怒的吼聲,用肥大的身軀去撲向火焰。

    忽然阿月從背后抱住了他。

    “天篷……天篷,你好……”

    豬八戒感到眼淚滴在他的背上,他笑了。

    火焰猛一卷,吞沒了豬八戒還沒完全綻開的笑容。

    小白龍站在遠處,望著火焰奔涌的銀河。

    “豬八戒,你好了,終于和你的愛人在一起了。只剩下我一個……我一定要找到他,我不想一個人死去……不……”

    她一轉身,沒入了茫茫風雪。

    孫悟空重回到了天界。

    “是我撕去了生死薄,是我搗毀了天地倫常!哈哈哈哈!你們顫抖吧!原來恐懼是如此的美妙,死亡是如此的幸福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個靈霄寶殿高端的妖猴還在大聲叫囂。

    “求饒吧,而我將不赦免你們!哈哈哈哈!”

    孫悟空望著靈霄殿上的那個狂笑的猴子:“他瘋了,他必須死,是嗎?”

    “我要天下再無我戰不勝之物。”

    他忽然覺的很累了。

    方寸山那個孱弱而充滿希望的小猴子,真的是他?

    而現在,他具備著令人恐懼的力量,卻更感到自己的無力。

    為什么要讓一個已無力做為的人去看他少年時的理想?

    另一個孫悟空的聲音還在狂喊:“你們殺不死我!打不敗我!”

    他又能戰勝什么?他除了毀滅什么也做不了了。

    孫悟空每向前走一步,就覺得自己變老一些,但他盡量把自己的頭昂起來,盡量把步子邁的更穩一點。

    火中不見了人影,只有他自己和那個瘋狂的笑聲。

    到了,靈霄寶殿上,那個聲音還在叫著:“我是不可戰勝的!不可戰勝,誰也不能打敗我,誰也不能!”

    孫悟空深吸了一口氣,縱身而起。

    他高舉著金箍棒,向上飛著,穿著那重重煙幕,他終于看見了那個火焰中赤裸著,執著一根金箍棒,站在靈霄寶殿最高處,向天下叫罵的猴子。

    他雙手猛擊了下去。

    他看見的,是那個驚愕的眼神。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