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天界天囚塔

    巨大的鎖鏈動了一下。

    “……痛……頭痛……”

    “你撬不開它的,你也掰不斷它,因為它不是東西,它是你自己的束縛。”唐僧的聲音,“我不能幫你解下來,它種在你心里,在我找不到的所在。我保證我什么都沒念……你以后還想要打死我們嗎?”

    “死和尚你不用騙我了……為什么,我一想打你就……頭痛……我連想想都不行……我連想想都不行嗎啊——啊——”

    “放棄心中欲望,你立刻就安寧了。你要斗爭你自己的私心雜念,不要懷疑,永遠不要懷疑。”唐僧仰頭想了想,“……能救你的,只有相信。”

    “戴上它,你就自由了!”

    “戴上它!你就自由了!”觀音說,“你難道不想出五行山嗎?你難道不肯相信嗎?再相信一次。”

    “他就是孫悟空?”很多聲音問。

    “是,五百年前大鬧天宮的孫悟空!”

    “哈哈哈這就是孫悟空?”

    “他現在可是乖是緊啊?”

    “瞧他那傻樣,還瞧,瞧什么瞧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孫悟空!”有人叫,舉著他的紫金葫蘆。

    “我不是孫悟空……我是……啊?行者孫也照吸?”

    “哼哼,只要人心中拋不下自己,就會被我的法術所制的……”金角笑著說。

    可我怎能忘了自己是誰呢?

    “孫悟空!”

    “是誰叫俺!”孫悟空應道。

    他完全醒過來了。

    眼前是黑暗的巨大空間,只亮著幾點火焰。他看見婉延在整個空間的巨大鎖鏈,縱橫交錯,不見頭尾。

    身上一陣巨痛,有什么穿過了他的琵琶骨,不能運氣,不能呼吸。

    漸漸眼前清晰了點,有一個長鼻子天將站在他面前。

    “你真的是孫悟空?”他問。

    “應該沒錯。”

    “什么叫應該沒錯!”那人火了,“你是孫悟空,那外面那個是什么?”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來:“木岸,你先退下。”

    觀音從黑暗處走了出來。

    “孫悟空,好久不見,身體好么?”

    “觀音?來的正好,把我頭上的箍兒去了吧!”

    “你舊罪未銷,又犯天條,還想去掉金箍兒?”

    “你說什么都好,你可以把俺頭砍下來,但也要記得把俺頭上箍兒去了。”

    “當年你也死了,還不是又在煉丹爐里復活?若不是如來……”

    “你在說什么?我不明白?什么煉丹爐,什么如來?”

    “……是,我說錯了……孫悟空,上天有造化之德,你心中尚有佛性,所以上天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去保唐僧成正果。怎么你又反殺了唐僧,還反天庭?”

    “說了殺禿頭的不是我,你不信俺也沒法,還有事么?沒事老孫要睡覺了!麻煩你走的時候把門帶上。”

    “孫悟空,上天看你心中還是有一點兒佛性,所以再給你一個機會……”

    “去!煩不煩,耍俺老孫?”

    “孫悟空?”觀音瞄著他,“你真的不想再成正果?”

    “不。”

    “你真的不想知道殺唐僧陷害你的是誰?”

    “不。”

    “你真的不想拿下金箍?”

    那些巨大的鎖鏈忽都開始微微顫動起來。

    孫悟空又看到了那紫金冠和黃金甲。

    “這身行頭很配俺啊。”他說。

    “那是齊天大圣當年的裝束。”一旁捧著戰靴玉帶的仙女說。

    “齊天大圣是誰啊?”

    “就是你……”

    “就是你要去殺的人。一個膽敢鬧天宮的家伙,他必須死!”太上老君在一旁接口道。

    孫悟空套上了從烏云中捕捉閃電織成的戰靴。

    孫悟空系上了從初升太陽中取赤紅染成的披風。

    “還有呢?”他伸手。

    “沒有了。”仙女道。

    “沒有了?”

    奇怪,怎么總覺得這穿戴少了點什么。孫悟空想。

    他把金箍棒在手里掂了掂,走出大殿。

    一抬眼,便看見了那張遠處和他一模一樣的臉,正放肆無忌的狂笑著,暴風在他的背后天際狂卷,將血紅色的火焰卷向四面八方。

    那一個孫悟空的面前,各路天神正揮舞著刀槍,卻只吆喝著不敢上前,這場面似乎在哪見過。

    孫悟空的臉上不由也浮現一絲冷笑。

    天神們的喧叫忽然靜了下來。他們向前看,又向后看。

    在諸神們的兩側,站著兩個石猴,同樣的姿勢,同樣的神情,好象天空被一分為二,一半中映出另一半的倒影。

    巨靈神認真在神將群中找了找自己,他并沒有變成兩個,才相信并不是有人在空中豎起了一面巨鏡。

    “你是誰!”孫悟空喝道。

    這聲音在從天之外涌入的狂風中被卷的在空中旋了幾旋,撕散了又在高空聚合,又從這一側翻滾到另一側。于是天各處都有了聲音:“你是誰?”

    孫悟空忽然覺得自己正在和一個影子說話,也許他不該問,而是該打破那面鏡子,如果有的話。

    “你為什么要變成俺老孫模樣?”孫悟空又喝問。

    對面沒有回答,朔風夾起大片白色羽毛漫卷過來,那竟是雪。一時對面的身影已朦,但孫悟空卻分明感覺到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面孔上,有冷冷的嘲笑。

    “啊——”他大喊一聲,直向對面那個暴風雪中的影子撲去。

    諸神忙想湊上去觀戰,可是大風雪一裹,便將兩個影子吞沒了。

    天空中傳來金器相擊之聲,震人心魄,激蕩于天地之間。

    人界萬靈之森

    小白龍跪在地上,看著大雪把唐僧的墓覆蓋成一個白丘,與白茫茫的大地溶成一體。

    “天空快要燒塌了,世界就要毀滅了吧。如果天地不存在了,我們都會到哪兒去呢?江流,會不會有一個地方,你在那等我?”

    “江流,這名字不錯,他是誰?聽名字也比你現在喜歡的禿子強。”豬八戒說。

    “江流就是師父,就是玄奘,就是你們說的禿子!”

    “是嘛!唉,一個人為什么要有那么多名字呢?象俺老豬多好,你們本時找不到俺,就只要大喊一聲‘豬!’——誰要俺是唯一一只知道豬是什么的豬呢?”

    “豬就是豬,可人不一樣,我從前見到的江流就和現在的唐僧不一樣,從前的象自在的流水,而現在,卻象深不可測的湖泊……”

    “是象再也流不動的泥潭吧!整天就沒個好臉色,好象誰都欠他八百兩銀子,最可氣,給俺起個名字叫豬八!”

    “是豬八戒!”

    “他每次都不說‘戒’!他好象不太喜歡觀音起的名字,總叫我‘無能’。可他連他自己起的名字也不喜歡,我不知道他到底喜歡什么?他好象連自己都不喜歡……還是你好,干脆就直接喊我‘豬’。”

    “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他看什么都是笑著的,好象看著朋友一樣,也許西天的路太苦了,你們又處處和他過不去!”

    “我們只是負責完成任務的人,就好象公差把囚犯押到目的地,我們就交差走人啦!還用的著和囚犯交流什么感情!”

    “可是你們自己也是囚犯啊,我們除了師父,哪一個不是受了天遣的人?”

    “所以更看不得他!”

    “雖然他沒有上天要他贖罪,可我看他心里卻好象比我們每個人心里都沉。”小白龍長嘆一聲,“唉,說是到了西天就功德圓滿,可是沒人告訴我們西天在哪啊?”

    “俺老媽把俺生下來時,也沒告訴俺豬一生意義是什么?俺正在苦想,一看其它兄弟都先搶著把奶頭占光了,才知道什么叫真他媽蠢!”

    “豬八戒你……”

    豬八戒一伸手擋住她的口,抬頭望天:“你看,雪在燒。龍要下海,豬要上天了。”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