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五百年后……

    一個白色身影在黑色夜中輕盈掠過,象深海內的一道銀色水痕。

    人界萬靈之森“死小白,你回娘家了?去這么久?”豬八戒說,“為了等你,我已經拒絕幾百個美麗姑娘的邀請了,她們都以為我在等哪個絕世美女,結果是匹小臟馬。”

    “你就接著做你的夢吧,師父的……身體呢?”小白龍說。

    “師父?……哦!你說禿頭啊,它在……在……咦……哪去了?昨天還有兩條腿在這的……”

    “豬八戒你混蛋!你……你怎么能這樣……”

    “哎喲世風日下,連馬都會罵人?咦?馬還會哭?我說你要禿頭的肉身干什么?一個臭皮瓤,害的蒼蠅整天圍著俺轉!搞的那些小美眉都以為俺老豬不洗澡,冤啊……”

    “我……我日夜趕路,一刻也不肯歇,只盼著能趕回來,可……”小白龍說不下去了。

    “你就算是千里馬,也追不上他的魂,何苦呀何苦,你定是想拿禿頭的肉身去做紀念品吧,我告訴你一個我新發現的重大秘密……人死了以后,沒活著時候好看!他活著時你不說要他,死了來哭?還不如那些女妖精呢,一個個多直白啊。”

    “我……我……我不相信他就這么死了,他一定還能活過來,孫悟空不是已經去找他的魂了嗎?”

    “孫悟空……哼,能回來的話,他早也回來了,想必是在哪遇上一只母猴,過幸福生活去了,俺老豬也要去找俺的幸福生活啊……”

    “你天天腦袋里就沒有別的,不是美女就是母豬!”

    “那你那小馬腦袋里天天又想什么?讓愛人騎在身上也是情愿的吧。”

    “豬八戒你……你……你明知我是因為不肯嫁上天庭才被罰做白馬,又不是我想!”

    “那怎這么巧那天禿頭正說要有匹馬就好,你就屁顛屁顛跑來……不好意思,不該在女孩子面說粗口,你變成馬的樣子,我老是忘了你性別。”

    “關你屁事!別和老娘來這套,天天和你們仨流氓在一起什么臟話都學會了!”

    “別這樣,別這樣,你爸看見你這樣子的話他老人家要傷心的。”

    小白龍哇的一聲又大哭了起來。

    豬八戒嘆一口氣,上去拍拍小白龍的背:“哭出來就好了,他們都走了,都走了,現在只剩下我們倆孤魂野鬼了,要保重啊。”

    “嗚……豬八戒你別這樣,你突然溫柔我會害怕……”

    “唉,想當年,俺老豬也曾溫柔過……”

    “哈哈哈……”小白龍突然帶著眼淚大笑起來,“豬……,豬也溫柔過……哈哈。”

    豬八戒自己也笑了:“這個笑話好不好笑,這是老豬的看家笑話,沒有一個女孩子能忍住不笑的……”

    他不由抬頭望了望天,天上,一片黑影,沒有月亮。

    ※※※

    “擒住妖猴啦!”歡呼聲在天宮回蕩開來,眾神象在慶祝一個狂歡的節日。

    紫霞立在一片云端,望著被圍的鐵桶似的天宮殿,臉龐平靜,一點看不出她的悲喜。

    “你還拿這東西來做什么!俺已經是齊天大圣了,俺已經用不著他們了……”當年孫悟空這樣吼叫著,“這披巾居然是紫色的……不要告訴我你是用西天的彩霞做的!……”

    為什么,五百年前敗了,五百年后還是要敗呢?他什么時候又逃出天的手掌過?

    紫霞離開眾神聚集的地方,獨自向天界一角走去。

    她又來到了那塊云邊。

    “你在這兒等我,老孫去去就來。”她又聽見那個聲音。

    我等了五百年,但他不需要我再等了。她想,我轉身的時候,世界上再也沒有他了。

    她望著云海良久,終于下定決心一轉頭……

    “小姑娘,又在這兒哭鼻子啊?”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一雙眼睛正笑著看她。

    孫悟空。

    孫悟空就那樣站著,好象五百年來他從沒有走開。他手里還拿著一個蟠桃在啃,他的笑從五百年前直到今天,沒有染上一點風霜。

    “孫悟空?”紫霞盯了他好一會,問。

    “明知故問。”

    “你記得我是誰了?”

    “你不就是阿瑤嘛!……哈,你生氣了?叫錯名字很要緊嗎?你是誰很要緊嗎?”

    “你不是去西天了嗎?”

    “西天?哈,西天在哪?老孫一高興,把天翻個個,這就變西天!”

    “你不是大鬧靈霄殿被擒了么?”

    “哈哈哈,老孫自五百年于煉丹爐里重生就沒被抓住過。”

    紫霞忽覺得心亂如麻,五百年來的記憶此刻一片混亂,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孫悟空真的死過?他和自己說過的話是真的,還是自己的想象,那只骸骨的手上,真的握過那條紫紗巾?

    孫悟空卻環顧著天界:“五百年沒來,五百年沒來,這兒還是這么陰沉沉的悶的慌!我悶啊!俺要開個天窗透透風!”

    他一伸手,金箍棒從手中變成一束金光直插天穹。

    “轟!”天庭震動。

    天頂破了一個大口,火從那里流淌了下來,燃著了天際。

    紫霞驚的呆了,自女媧補天以來,天還從沒裂過。

    “新鮮空氣,多新鮮的空氣啊,象花果山邊的海風,哈哈哈,紫霞你聞啊!”孫悟空狂笑道。

    “孫悟空你瘋了,這樣三界都會有大災殃!”

    “哈哈哈哈!這樣一個破天爛地,燒了罷!”孫悟空吼道,“火!好大的火啊!”突然又抱頭嗚咽起來,“火……不要燒,不要燒我的花果山……”

    他好象瘋了一般。

    待他重抬起頭來時,紫霞看見孫悟空的眼中被火光映紅,神情分外猙獰。

    那一邊,天宮諸神仙早呼天喊地,亂成一片。

    “怎么了?”太白金星喊。

    “定是太上老君生完爐子不看著,這不,燒著了,五百年前那猴子復活時,就是這么大火!”巨靈神喊。

    “不是我啊!”太上喊,“這火……這火……啊!啊!看哪,天上!天……”

    眾神一看天空,頓時一片尖叫。王母當場就嚇暈了過去。

    孫悟空笑嘻嘻看著,他回頭對紫霞說:“好玩,是不?”

    火光沖天,紫霞卻覺得身上一陣寒冷。

    孫悟空看著她:“你知道天外邊是什么?”

    紫霞抱緊身子搖搖頭。

    孫悟空說:“我也不知道,真奇怪以前為什么沒人想打開來看看。”

    火越燒越大,天宮卻越來越冷。

    人界萬靈之森“出什么事了?”小白龍望著天上說。

    豬八戒舉頭望去,天空東面一片赤紅,紅色象鮮血一樣流淌過天際,越來越大的天穹被染紅。

    “好冷啊!”小白龍說。

    一片火光的天上,居然有雪飄了下來。

    “這樣的場面,我只見過一次,”豬八戒說,“五百年前。”

    “嗷————”萬靈之森里傳來了無數妖精的嘶嚎。

    天宮“快去請如來佛祖——!”玉帝從靈霄寶殿下面一層探出頭來,聲嘶力竭的大喊。

    “老頭兒!”猴子跳過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你怎么就會這一句啊?五百年了,你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我太對你失望了。”

    他一甩手,玉帝啊一聲被拋在了空中。

    一切都幾如五百年前。

    可是一個人跳出去把玉帝接住了。

    那是沙悟靜。

    “你是好樣的。”玉帝道,“你在哪作事?我定要賞你。”

    沙悟靜連連磕頭道:“玉皇大帝在上,臣只有一個心愿,望能重返天界!”

    “哦?原來你是犯了天條的。”玉帝冷笑道。“你的罪卻贖了沒有?”

    沙悟靜顫抖著從懷中掏出了那個滿是裂紋的琉璃盞。“當年為救王母娘娘,情急之下丟了琉璃盞,被罰下天庭,我日日夜夜的搜尋灑落在世間各處的琉璃碎片,終于將其補好,只……只差一片了。”

    “哦?這也能讓你找回來,還能把粉碎的盞拼好,真有你的。”

    “臣在下界找了五百年啊!若不是讓俺去監視西行者,還能……”

    “你剛才說什么?你說‘俺’?”

    “啊,臣錯了,是‘臣’啊!錯了,罪該萬死!”

    “你看,不是我不給你機會,哼!你能把最后一片找到再說吧。啊,孫悟空來了,快攔住……”

    沙悟靜挺杖一攔,被猴子一棒打的直飛出去,那琉璃盞也飛到空中……

    “啊!不要!”沙僧撲上去接住那盞,“呵,還好……”

    一群天將沖上來與孫悟空相斗,紛紛踩在沙僧的身上,血從沙僧嘴角流出來,他還把那個盞死死護在懷里。

    “只剩最后一片了啊,五百年了啊……”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