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東海龍宮小白龍偷偷潛入了宮殿,見那龍王敖廣正在座上瞌睡,四周無人。

    她攝手攝腳摸了過去,輕輕摟住龍王。

    一滴眼淚落在龍王的臉上。

    龍王睜開眼睛,驚呼道:“孩子,真的是你么?”將小白龍一把攬在懷里,老淚縱橫,“你終于肯回來了?”

    “爹,他死了,被孫悟空殺死了。”小白龍哭泣到,“我眼睜睜看著他倒下去,一點辦法也沒有。”

    “孩子,你這又是何苦呢?難道嫁作天庭的妃子,會比馱一個和尚萬里跋涉的難么?”

    “爹,你不會懂的,你永遠不會懂的。”

    “無論如何,你這次回來,爹決不會讓你走!”

    “爹,你攔不住我的,我相信他一定還在這三界的某個地方,我要去找到他,爹,孩兒以后可能要走更長的路,我不在您要自己保重!”

    “傻丫頭,父親的心在你的身上了,你吃多大的苦,為父的心就有多沉多痛!”

    “爹,孩兒對不起你,可孩兒相信他,相信他的理想,他一定能實現的,什么都阻止不了他的,爹你相信我!”

    “他,他,他,唉,你概然還要走,又何必回來?”

    “爹,我想借你的定顏珠,來保存他的身體,直到我找到他魂魄。”

    “唉,你要什么,爹還能不給你么?可是天庭已有明令,誰也不得幫助那四人。”

    “爹,他們是什么人,他們前世和天庭有什么冤仇?”

    “我也不知那唐僧是何人,他竟能讓你如此執迷。只是那孫悟空,豬八戒,沙悟凈,說來全是天界的……啊,不能說,不能說。”

    “好吧,我不問了。”

    “孩子,若讓他們知道你在跟隨這四人,我水族也是有滅頂之災的呀!”

    “孩兒知道,孩兒時刻都在小心。”

    一個水族在外道:“報!有只猴子求見,說姓孫。”

    龍王忙對小白龍說道:“孩子你先走吧。定顏珠在此,拿去吧。千萬小心。”

    “爹,告辭了。”小白龍含淚退出了殿。

    孫悟空在門外等的不耐煩,跳進宮來,忽見一白衣女子迎面而來,那女子瞟一眼他,便驚慌的低頭快步走過了。

    “怎么象在哪見過一般?”孫悟空想。

    清凈的龍宮后殿里只有龍王和孫悟空兩人。其余水族都被支開了,和孫悟空見面讓天上知道了是有麻煩的。

    “大圣此來何事?”龍王問。

    “沒啥,想借老龍王的定顏珠一用。”

    “啊?”

    “俺老孫定是有借有還的,俺你還信不過么?”

    “是啊,大圣的信譽,在下是領教過的,那金箍棒還好使么?”

    “咦?你咋知道俺有這東西?這東西好象是一生下來就在俺老孫耳朵里了。”

    “你真的全不記得從前?”龍王苦笑著。“唉,一代英雄,落得今日如此田地……”

    “老龍王你說什么?”

    “沒什么……那唐僧,因何而死?”

    “你知道了?說來就氣,不知是哪個猢猻變作俺老孫模樣,打死了唐禿子,害老孫去不得西天,但老孫相信,這禿子一定還在三界的某個地方,俺一定得去找到他,今后還不知要磨破幾雙鞋。”

    “唉,全是苦命的人哪。”

    “不用可憐老孫,老孫天生跑腿的命,定顏珠的事如何呀?”

    “這……其實……丟了。”

    “丟了?不借就說不借好了,老孫還能吃了你?”

    “那還真沒準。”

    “老龍王小氣的緊,不借就罷,讓那唐禿子爛去了吧,反正豬八戒用豬身還不一樣活的好好,唐僧也一樣能用。俺去也。”

    孫悟空一躍而去。

    敖廣望孫悟空遠去,喃喃說道:“竟然就這么走了?”

    他搖搖頭,一回身,卻驚叫了起來。

    他身后,站著的正是孫悟空。

    “老泥鰍,你把珠子給了自己女兒,不給俺老孫?待我回去先結果了她!”孫悟空兇喝道。

    “不要哇大圣。”老龍王抓住孫悟空的衣袖,“她回去也是救你師父的,你把老朽如何也好,不要傷害我那女兒,她也是一片癡心要保取經人。”

    “一片癡心?哼,老孫最恨的就是一片癡心,不知誤了多少人性命,偏要一個個打醒!”

    “大圣不要,老朽求求你了。”

    龍王竟一下跪了下去,手里還死死抓著悟空衣襟不放。

    “放手!”

    “大圣答應莫害我女兒!”

    “哈!好笑,我孫悟空什么時候可憐過人!”

    孫悟空將手一揮,將龍王甩開,亮出手中金箍棒。

    “俺老孫可沒忘,你的東西?這就用它結果了你,就不會再欠你了!”

    “啪!”

    一聲過后,幾縷血霧開始在海水中彌散開來。

    ※※※

    前因。

    ※※※

    五百年前。

    藍碧碧的海水,無邊無際。

    無邊無際,藍碧碧的海水。

    “怎么老是海水呀,沒有別的么?”小龍女嘟起了嘴。

    “我要到海外面去看一看。”小龍女從來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的。

    于是她就變成一條金色鯉魚出宮啦!

    當然沒有告訴他的父王。她已經長大了嘛,想偷偷出宮,就偷偷出宮。

    游啊游,游啊游,游了三天了,還是一片藍色。

    “煩死了!”她抓住路邊一條魚,“喂,還有多久到岸邊啊!”

    “你怎么敢這么和我說話?”那魚說,“我可是一條鯊魚啊!”

    “我從來就這么說話!你能怎的!咬我一口嗎?量你也不敢!”

    “我為什么不能咬你?”

    “因為我是我啊!”

    她笑著游走了,那鯊魚還在納悶:“我究竟為什么不能咬她呢?她只是一條鯉魚啊!”

    她又游了三天。

    “太累了!不過應該快到岸邊了。”

    “岸邊?哈哈,還早哩。這里離岸還有好幾萬里呢?照你這速度,一直游到死吧。”一條箭魚從她身邊游過。

    “真泄氣!我要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莫明其妙的鯉魚,你游不到打我作甚,不理你了!一定嫁不出去的……”箭魚擺擺身子跑了。

    “哼,氣死人!沒辦法了!我變!”

    她身邊的海水開始振蕩起來,一環環金色的水波漾了開去,突然海水猛的被往外一分,形成了一個金光閃耀的真空,光芒把那一帶的深海也映的通亮!

    “糟了!太陽掉到海里來了!”魚群驚叫著。

    一道水柱直沖出海面,水花在空中散成無數水珠,散布天空,每一顆都映出金色的太陽光輝!乍一看,從天到海一片金星閃耀。

    水珠四面激射,這一片金色光華之中,小白龍的身形現了出來。

    她的身體如玉般瑩潔,她的身形如云般宛轉。

    “太美了!”海里的魚都驚嘆!

    “看到龍,這一輩子都值了!”海葵海草也高興的說。

    “救命啊救命啊!我們有恐高癥!”那些被水浪帶到天上的魚叫道。

    小白龍微微一笑,輕擺身軀,一些水滴飄了過去,將那些空中的魚兒都包在里面,輕輕落向海面。

    “哇噢,我們在飛!”那些魚驚喜的叫道。

    “我也要飛我也要飛!”海里的一條小魚蹦著,被她媽媽敲了一下。

    “你是一條魚,魚是永遠不能飛的。”

    小白龍笑了,是啊,作一條龍多么幸福,海空可以任邀游。奇怪自己已前怎不覺得,只有看見了這些魚,她才知道了超越界限的力量的可貴。

    只一會,她從看見云層下的大陸了。

    她當然不能就這樣下去。

    于是她又回到海中,變成了一條鯉魚。

    她選了一個方向順意游去了。

    是不是選擇任何一個方向,都會游向同一個宿命呢?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