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地府

    這里只有無邊的黑暗,黑暗中透明的魂靈不斷從上面滲下來,被一個洞口吸進去。

    孫悟空想深吸一口氣,卻發現這里無氣可吸。

    這里沒有饑餓,沒有寒冷,沒有痛苦,這里沒有任何感覺。

    但孫悟空能感覺到,因為他還活著。他不由覺得一種東西滲透了全身,不是寒冷。

    再看那些上下四周飄過的魂靈,它們如水母一般,透明的軟形體里有很多小蟲般的怪東西在沖撞。

    “這是什么?”

    “我們是欲望!”小蟲們怪叫道:“讓我們走!不要被消滅!”

    孫悟空不由又是一個冷戰,他發現那竟是他身體里也有東西在撞!

    他連忙低頭看自己的身體,還好還沒變透明。

    進了洞口,腳到能踩著實物了。只見眼前,一只巨大的萬足怪正在將觸角伸入萬千魂靈之中,將那些小蟲兒抓了出來,丟入一側的熔巖之海中。

    “不——不——救我——”千萬慘呼聲不絕于耳。

    各種形狀各種顏色的欲望象雪片一樣墜落下去。

    一只長觸角來到了孫悟空面前,那上面有一只眼睛眨了一下。

    孫悟空嚇的敢緊跳了開去。

    他聽見一個細細的聲音在叫:“救救我呀,救救我。”

    孫悟空一看,一只觸角上,一只粉紅的的帶翅的小蟲正在拼命振翅呼救。

    孫悟空想:救你一個又如何呢。

    但他卻不由自主的飛身過去,將那小蟲取了下來。

    “謝謝,謝謝,我怎么報答你呢?”

    “說什么呀,你這么小,還能做什么?”

    “我有時很小,有時很大,有時很脆弱,有時卻能戰勝一切。”

    “你誰呀?”

    “我的名字叫……有人來了,先讓我到你里頭躲一躲。”

    小蟲一閃,進入了孫悟空的身體。

    “天哪!我看見了誰?”有人鬼叫一聲。

    孫悟空抬眼看去,只見一個官服模樣的人,不,是鬼摔倒在那兒。

    孫悟空走過去:“老哥你乍了?”

    “哎呀哈!”那鬼又一下跳了起來,“我好怕,我好怕!”

    “你是鬼呀,鬼也會怕么?”

    “鬼是空虛,鬼怕所有實在的東西,哪怕是一束光,更何況你是……齊天……”

    “我不是奇天,我是孫悟空,我來找一個人,不是,一個鬼。”

    “你……”那東西閃著驚疑的神色,“是了,你已經忘了……還好還好。”

    “什么?”

    那鬼帶孫悟空也不知又走了幾萬里的黑路,來到了地府的深處。

    前面卻沒路了,是一道無邊的懸崖,懸崖外,是無盡的虛空。

    他把孫悟空帶到懸崖之邊:“生死之事,沒有地藏王不知道的,你問他好了。”

    “他在哪里?我什么也看不見哪?”

    “你知這是什么所在?”

    “好象是大地的盡頭了。”

    “沒錯,前方再無土地,凡人到此,再也不能超越一步,只有墜入無底的虛空之中,這兒便叫陷空山。”

    “有趣。”

    “你想見地藏,便從此去吧。”

    “去哪?”

    “自然是跳下去,能不能到底,便看你的修行了。”

    “去!耍俺老孫么?即便有底,落個百八十年,死也死在路上了。我先丟塊石頭試試……見鬼,這兒連土渣也沒有。”

    “這便看你道行長短了,若是悟道之人,便可從此直達彼岸了,那時下降便是飛升,一片黑暗即是無限光明。”

    “哦——!還有如此玄奇……你先試試!”孫悟空冷不丁轉到那鬼背后,一腳踢去!

    “啊!救——命——哪~~~~~~~~~~~”那鬼直墜下去。

    孫悟空俯身湊到崖邊:“你飛升了沒有啊?看到光明了嗎?”

    “死猴子——你——給——我——記——住~~~~~~~~~~~~~~~~~……”聲音漸小,聽不見了。

    “哼!騙俺老孫跳崖,俺很象冤大頭嗎?”

    孫悟空轉身,卻發現自己一個人在無邊的黑暗中。

    “這里沒有方向的么?”

    “誰說沒有?”黑暗中有聲音說。

    “誰,拜托不要老是突然搭腔好不好。”

    “這里只有兩個方向,上和下。”

    “難道說要找地藏王,只能跳下去不成?”孫悟空四周張望,什么也看不見。

    “也不盡然,若是不悟,千里萬里也是枉然,若是悟了,腳下便是靈山。”

    “哎呀,好深奧呀——說了等于沒說,還不和放屁一樣!”

    “你有心求解,心又不誠,我如何點化的你?”

    “點化俺?你哪根蔥呀!出來!”

    “我不就在你面前么?”

    “哪兒呀?敢情黑夜里的一頭黑牛?叫我如何看?好歹先亮顆門牙來瞧瞧先?”

    孫悟空忽覺眼前一亮,那懸崖后的黑暗中忽然出現兩大片白,都有方圓幾十里,白中還有黑,黑中還帶著影,一看那影,卻是孫悟空自己。

    孫悟空看了半天:“哦,敢情啥也沒有就兩眼睛呀!”

    “知道我是誰了嗎?”

    “嘿嘿……不知道,你臉呢?你瞪那兩大眼睛盯我干啥?大了不起嗎?大而無神,死魚眼。”

    “啊呸,你怎知我造化神功,可盈滿天地。哈哈哈我就是……”

    “我不聽!你是哪只鳥與我何干?”

    “我……我偏說,我就是……”

    “不聽不聽不聽不聽不聽……”

    “哼,哼,氣死我了!你這潑猴……”

    “這就生氣了?就你這德性,還點化我?”

    “住口,我是幽冥王!”

    “……”

    “哼!怎不吭聲了,你想找師父吧,我有心指點你,還敢出言不遜!”

    “……”

    “老實與你講,你師父的魂魄壓根就沒來這,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已得道升于天界,二是牽掛太多,還流連于塵世,成為孤魂野鬼。”

    孫悟空二話不說,掉頭便走。

    “你哪里去?”

    “概不在此,我別處去找。”

    “就這樣走了?”

    “謝了!”孫悟空頭也不回的說。

    “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謝了謝了!還要說多少次?”

    “你們聽到了嗎?他說謝謝!孫悟空居然說謝謝!孫悟空居然對我說謝謝!啊哈哈哈哈哈……真他媽爽!”

    “哈哈哈哈哈哈……”黑暗中突然響起了無數笑聲,孫悟空發現原來在四周黑暗之中竟有千萬鬼類,他其實被圍在核心,卻還以為身邊什么都沒有。

    “哈哈哈這就是孫悟空?”

    “他現在可是乖是緊啊?”

    “瞧他那傻樣,還瞧,瞧什么瞧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孫悟空突然覺得不對勁,因為如此局面,自己竟然平靜的很。

    事實上,他想發怒,卻覺得心里空空的,什么也涌不上來。

    于是他只有在狂笑聲中緩緩的走。

    “為什么他們都要笑?”

    “我現在應做什么?”

    他一邊想著,一邊沒入遠處的黑暗中去了。

    那幽冥王長出了一口氣:“天哪,他終于走了,戰備解除。”

    頓時那地府各處各角,鉆出無數鬼卒,密密麻麻,鋪天蓋地,象從洞中漫出的龐大蟻群,手中還持著兵器。

    “嘿嘿嘿,大王您真是神勇呀,愣是把個齊天大圣給唬的一愣一愣的!”那被孫悟空推下懸崖的鬼不知又什么時候鉆了出來。

    “判官,其實當時我也很怕呀,萬一他一發毛,我都不知該住哪躲。”幽冥王收了變化,現出本來的人形,是一個很胖的家伙。

    “看來觀世音的主意真的起作用了。”

    “是啊,他現在就象一只被馴服的狗,除了汪汪兩聲,什么風浪也作不了嘍!”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咳。”

    他們笑到一半突然哽住了,嘴張的老大都不記得收回去。

    他們的眼睛都望著一處。

    百萬鬼卒也都望向那個地方。

    黑暗中,有一個身影正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

    他走的很慢,但每一步,都好象使地府隱隱的震動。

    孫悟空!

    “閻羅小兒們,咱們又見面了。”孫悟空說。“你們笑的好呀,怎么不笑了,笑啊!”

    每個鬼卒都把嘴捂的緊緊的,生怕一不小心出了聲。

    “剛才是誰笑的最響?”

    幾百萬鬼把手一指幽冥王!“他!”

    幽冥王的臉早白了,一瞟,看見判官竟也用手指著他。判官見幽冥王瞪他,忙把手縮回去。

    “過來,讓俺老孫打二百孤拐!”

    “哎呀哈大圣饒命啊!剛才不過和您開個小玩笑。”

    “小玩笑二百孤拐,大玩笑就腦袋開花……”孫悟空臉色一變:“你們笑的好!”

    他身一閃,冥王還不及動作,手腕早被一把抓住。

    “去你的吧!”孫悟空發力一揚手,冥王象一個大包袱般被丟了出去,越過眾鬼卒頭頂,撞到陷空山上去了。

    “上!上!”判官忙大吼。

    幾百萬鬼卒怪叫著從四周涌上來。

    “讓俺老孫殺個痛快!”孫悟空狂叫一聲,躍入了陣中。頓時,無數的鬼卒象被揚起的谷殼翻了起來。

    ……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