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我象一個優伶,時哭時笑著,久而久之,也不知這悲喜是自己的,還是一種表演,很多人在看著我,他們在叫好,但我很孤獨,我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我幻想著我在一個簡單而又復雜的世界,那里只有神與妖,沒有人,沒有人間的一切瑣碎,卻有一切你所想象不到的東西。但真正生活在那里,我又孤獨,因為我是一個人。

    這么想著的也許是唐僧,是孫悟空,是豬八戒,是沙和尚,是樹上的女妖雙兒,他們都是人,所以他們會這樣想,盡管他們都不怎么象人,這也許就是他們痛苦的根源。

    前因……

    漫天的云霧,白色的,充滿了整個世界,卻又不在任何地方,象那陽光,天地間所有的光線與色彩從那而來,可它卻是白色的。

    她還是喜歡太陽升落的時刻,四火龍唱著歌,應和著鐘鼓樓臺上吹著的悠長而低緩的長號角,拉著金色的神車,在天空劃過美妙的弧線。紫霞仙子總是在這時候悄悄的揚起她的紗袖,為卯日星君的金冕披上紫色輕紗,遮擋風塵,可天界哪來的風沙呀,星君當然知道她的鬼主意,這樣一來,云霧都被映成紫色的了呀。所以他總是樂呵呵的接受了。這個秘密傳開了,于是后來卯日星君的車上老是系滿了各色的紗巾,連神龍的頸上也系了,晚霞就成了不斷變幻的了。卯日星君每天都能收到不少紗巾,他就把它們全系在他住的扶桑樹上,如果你向東看,就可以看見云霧之上直達天際的一顆巨樹,五顏六色的樹葉在風中飄舞。

    卯日星君的車冕遠去了,鐘鼓樓的鐘又響了三下,于是天河守護神天篷打開了銀河的巨閘,從那里飛出的不是水,而是億萬的銀沙,它們太輕了,飄浮在眾神殿之間,神仙們便在這銀星間云游,而天篷這里都會守候在天河的入口,誰也知道他在等誰,直到天邊一艘銀船駛來。月女神,她在天篷前就象個頑皮的小女孩,要天篷挽著他的手,兩人在船上有說不完的話兒,一直飄向西去……

    “阿瑤,你又在這看,羨慕人家了?”

    “什么呀!”

    “什么呀?臉怎么和晚霞一樣紅了?”仙女阿玨說。

    “你……”

    “好了,王母娘娘說了,要開蟠桃會了,要我們去桃園挑選仙桃。”

    又要開蟠桃會了?不是剛開過嗎?又過了九千年,真快呀。

    “你們去哪兒呀?”紫霞說,“蟠桃園?”

    “是呀,紫霞,一起去玩嗎?”眾仙女嘰嘰喳喳的說。

    “不了,我還想在這呆一會兒。”

    “知道!你看晚霞的時候不做任何事嘛!”

    仙女們笑著走遠了。

    “聽說了嗎?蟠桃園新換了個園衛。”

    “知道,是太……太風嘛。”

    “什么呀,太風三千年前就換了,后面是叫……無……無什么的。”

    “不是啊,好象新來的不是這個名字。”

    “管他做什么,我們采了就走,哪次不是連管園的人也見不到?”

    她們來到了桃園“咦,我們來的不是季節,這桃子還沒長大呢!”

    “是啊,簡直是還沒長出來,一顆樹上才幾個又小又青的。”

    “是不是王母娘娘算錯了時間?”

    “別胡說,娘娘怎么會錯呢?娘娘上次說梅天夏天開,可梅花仙子偏說是冬天開,結果怎么樣?”

    “哎別說了,好嚇人喲!我都不敢去想了。”

    阿瑤在林中轉了幾圈,終于看見了一個大桃,正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

    “我找到個大的!”她笑著伸出手去。

    一個幾萬年的惡夢從此就開始了。

    阿瑤現在還清楚記得那個場景:一只猴子出現在桃樹上,他靠在樹杈上,翹著腿,得意的瞟著她。

    “小姑娘,俺可不好吃!”

    這是他和她說的第一句話。

    現在阿瑤在終年黑暗的萬靈之森中,坐在孫悟空曾坐過的那顆樹上,她一閉上眼睛,就閃現出所有的一切。

    “小姑娘,俺可不好吃……”

    “老太太,別提你那些從前了,你認錯人了……”

    阿瑤緊閉上眼,淚水從她那老樹皮般的臉上滑了下來。

    林子另一頭“孫悟空,你真這么想成正果?”豬八戒問。

    “沒錯!俺老孫從生下來就是個怪胎,長大了是個妖猴,從來就沒人正眼看過俺,俺偏要做出個樣子來給他們瞧瞧!……你笑什么!”

    “我笑笑都不行么?”

    “不準笑、不準笑!剛才你哭,老孫已經吐的不行了,現在又看你笑,救命哪~~~~~”

    “你怕人笑你……”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誰說的?俺老孫怕過誰?我從沒怕過!”

    “你怕觀音你怕玉帝……”

    “閉嘴!我不怕……”

    “你怕如來你怕二郎神你怕大狼狗!”

    “我——不——怕!”

    “你怕死你怕沒人理你怕人笑你你怕不象人你怕別人說你怕……”

    “你——住——嘴——!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啊——”

    孫悟空高高跳起,一棒打在大石上。

    “轟——”一聲劇烈的爆鳴,塵煙散盡,地上赫然已多了個又深又寬的巨坑。

    孫悟空在坑中心,滿身的塵灰,氣息急促,口里還尤自念著:“我不怕,我不怕,不怕……”

    “瞧把你嚇成那樣……”

    “你還說!”

    忽然兩人都不講話了。

    因為他們都聽見了什么。

    靜夜中,傳來隱約的嗚嗚聲,蒼涼而凄厲。

    “這是什么?象是野獸的叫聲。”孫悟空說。

    “我倒覺得是哭聲。”豬八戒說。

    “那也是野獸在哭!就象狗熊剛死了老爸!”

    “你自己沒有老爸,就巴不得別人都沒有!”

    “我不揍你我就不姓孫!”

    兩人又要撕打,豬八戒忽然說:“噓……”

    這回聲音聽的很清楚了,那個聲音拉長了赫然喊的正是一個名字。

    “孫~~~~~~~~~悟~~~~~~~~~~~空~~~~~~~~~~~孫~~~~~~~~~~~~~~~~悟~~~~~~~~~~~~~空~~~~~~~~~嗚~~~”

    “莫不是閻王遣鬼來拿我了?”孫悟空驚道。

    “你聲音顫什么?還有,你臉色好白,一副死相!”

    孫悟空一邊四望,一邊用手狠掐豬脖子。

    “咳……就算你害怕……也……咳……不用這么大勁摟我……”

    “老孫死也抓個墊背的!”

    “定是師父的鬼來找你麻煩!”

    “鬼?……對了!”

    孫悟空一把把豬八戒甩出去老遠。

    “俺就去一趟地府,把禿頭的鬼魂帶回來,不就又可以去取經了?”

    “唉……呵呵……”

    “你又笑!”

    “幾世辛苦為哪般啊,后世前生贖不完。”

    “你怎也學禿頭,喜歡作打油詩?”

    “師父的身子燒壞了,只剩半邊了。”

    “將就用吧,不行隨便找點換上,你在這看好行李尸首,我最多十年五載就回來!”

    孫悟空一縱身,已不見了。

    “可是沙和尚已經走人了……”豬八戒嘟啷道:“莫不是要我來挑擔子么?”

    “正好。”小白龍說話了,她只在豬八戒面前說話,也只有豬八戒知道她的秘密:“我也想請假回家一趟。”

    “走吧走吧,孫猴子能帶回唐僧的魂來,我都和他姓!”

    小白龍走了,豬八戒起身獨自走入密林怪聲傳來的方向。

    “阿瑤,你還好么?”他對著林中黑暗說。

    半晌,才有人答話:“你是誰?怎么知道我以前的名字?”

    “我?”豬八戒說,“我是一個和你一樣不肯忘記前世而寧愿承受痛苦的人。”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