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三 第18章 尾聲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夫斯山脈這里是若星漢西大陸與東大陸的交界,那連綿無盡的雪山,象是亙古以來就沒有變過。有誰能知道,它不過是在幾百年前才剛剛由隆起的熾熱巖流冷卻成的呢?在這雪山分支塔法利山的邊緣,一間小木屋孤零零在山間立著。桌上的羊皮紙蒙滿了灰塵。

    忽然門開了,一陣風揚起那些紙卷,一個長長人影被斜陽鋪在了桌上。

    羅恩回到了那雪山腳下,他師傅的小木屋。

    當看著云迪在沼澤中一點點沉沒下去,羅恩覺得心也如被厚厚的泥漿包裹了,沉重郁悶。這不是他想象中的結局,自己做錯了什么了嗎?如果他答應保護云迪和她的孩子,她就不會死。但那之后,他們將一起面對全世界的敵意,那樣他的人生就會徹底的改變。或許,他能最終贏得云迪的愛,但他不確定自己能做到承受世上所有人的恨,何況那個魔嬰是可能威脅到世界的。羅恩一再對自己說著:你沒有做錯,錯得是云迪,她太執著于自己的感情了,不是你將她推入泥澤,而她自己選擇了背棄這個世界。可他還是心中沉重,在部落里沉默了幾天后,羅恩終于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浪漫的多情歌手了,原來當一個人手中握有的力量越多,他能握住感情的地方就越少。這就是要成為一個大法師而必須付出的么?而擁有著這奇異的力量,卻反而更加日夜不安,所學到的越多,所能做越多,而對法力的渴求也就越發的沒有止盡了。尤其是——在心中懷有莫名的愧疚與孤獨時,就渴望用力量來填補。

    他忽然很想知道,師傅有沒有保留他所不知道的若星漢古卷中的秘密。告別了精靈族,他趕回了雪山。

    萬里的路程只需一天,法術的力量果然是妙不可言。

    但小屋里竟也空無一人,師傅明康恩去哪里了?看著眼前的塵灰破敗,背后太陽正一點點的落入山中,紫紅色光線暗下來,羅恩忽然覺得一種從未感到過的蒼涼與孤寂。

    這是否意味著,過去都已消逝。當黑暗吞沒桌上歌手羅恩的影子,世界上將少了一個若星漢的傳唱者,因為羅恩將把這些秘密全都深埋入心底。隨著知道歷史的人一個個的消失,今夜的若星漢天空,那些古老星辰將全部隱去。一個沉寂漫的黑夜后,當新的星圖出現在天穹,將沒有人再記得當雪山還是大海之時,這片土地上曾搏殺過哪些英雄。

    ………………精靈之森的南部,那片焦土或許永遠也長不出草木了。

    一只小甲蟲爬過那焦枝和伸向天空的殘手,那曾席卷大地與地下的火焰之族,就這樣滅亡了么?甲蟲向泥土中鉆去,那看似毫無生機的土地上,卻忙碌著無數的螞蟻。

    螞蟻們在地下建起了它們龐大的都市,幾千萬只工蟻在不斷挖掘擴展著他們的領地。

    一只工蟻正在這城市的邊緣小心的探著路,忽然它面前的泥土崩塌下來,一只比它大幾萬倍的巨鉗甲蟲出現了。

    這蟲子有一只食蟻獸那么大,然后泥土不斷的崩陷,越來越多的巨蟲侵入了螞蟻的領地,這些蟲子密密麻麻,象一支大軍,它們的背后后,是被開拓出的地下空間,相比之下,蟻國不過是大海邊的一滴水珠。

    一只甲蟲飛起來,向這地下空間的核心飛去,它飛過滿壁滿谷的同類,飛出這巨穴,飛過地下的大河,飛過地下平原上一片又一片浩大被驅趕的魔獸陣,飛過滿布地下峽谷兩側的魔獸窠,穿過空中火焰鳥群,飛向那地下的龐大城堡。

    甲蟲飛進一個窗口,落在一只大手上,那同樣披著甲殼的半獸人辯別著這甲蟲帶回的信息,轉頭對正在望著墻上巨大地圖的魔將說著:“華優冰其斯大人,我們已經將重回到地面了。”華優冰其斯轉身出門,大步走入一條通向極暗處的長廊,在那黑暗的極深處,他向一個影子躬下身去。

    “魔王殿下,請引導我們吧。”……一切的原由要回到那個時刻,在精靈之森的地下城堡中,康德用魔藤把云迪與百亞送向吊橋的對面。自己回過頭,走向火焰之中……在地下,騎士靜靜佇立在火中。

    “你想這樣和我同歸于盡嗎?”他的體內,魔王的聲音問道。“這么多年,你也一直能感覺到那力量的存在吧,讓你入睡時,你難道沒有聽見到巨龍在你身邊呼吸的聲音?你害怕著那力量,不敢溶入它,因為你怕被力量吸入黑暗之中……所以,直到今天,你還做個一個毫無力量的圣騎士,你不敢摘下你的面甲,因為人們會認出你是一個亡靈,你腐朽的面容會毀去所有人族的信仰,你只有默默忍受,靠著身外的力量騙著世人的敬畏。”“是的,如果不是因為意外的遭遇使我成為亡靈的一族,你也不會迅速侵入我的意志。你留下的力量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我,就象一個將渴死的人看著面前的大湖,卻不能飲一口,因為他知道湖水是劇毒的……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使用那力量么,那樣你就可以消滅我的意志,重新啟封你的威力。”“你說得對……如果沒有你的意志的守護,我可以輕易的取出我的魔力,你的靈魂就是這魔神牢籠上的鎖,所以我很敬佩你……你已經兩次使用過這力量,這使你的心變得冷酷如鐵,但是仍然差那么一點……”“你一直在等待機會……”“因為你還沒有真的不再有感情。你的心深處的一些力量來迫使你冒險,一次又一次的接近我。有時候你不是也感到自己的無力么?你不是常因為你無法改變的事而痛恨自己么?”魔王冷笑著,“我一直在黑暗中注視著你,看你能堅持到什么時候。”“現在……我已經沒有了更好的選擇。命運嘲弄我,神藥只是修復了我的身體,卻沒能洗滌我的靈魂。”“可是如果我們的靈魂就這樣一同消亡,在地面上,戰爭就會瘋狂的進行下去,象滾下山的巨石,直到毀滅所有,黑夜長存,亡靈和怨魂占據著大地。”“你想說什么?”“我們簽訂一個契約吧,只有我們兩人,可以阻止戰爭的繼續,但是,我的族人要重新生活在大地之上,你也要保證他們不再受到敵視與圍攻。”“你真的愿意這樣做?”“這些年來,還有誰能比我們更加互相了解對方。我們的意志爭斗了這么久,終于明白,想打敗對手都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卻無法離開我的身體。”“你雖然得到了女神之淚,你的朋友卻吟誦了一個錯誤的咒語,但這世上并不是只有一個人懂古精靈語,也不是只有一人才懂得若星漢古卷中隱藏的秘密。你相信著你的朋友,卻該發現有時你的敵人才是誠實的。”“你是說……你知道正確的斯坎拿之咒?但你不可能用它來毀滅你自己……”“它的功效不過是使身體重獲生機,那不光是你的,也可以是我的。在你是亡靈時,你的身體是靈魂的囚籠,使你難以被殺死,也封鎖著我的靈魂。但現在你的身軀復蘇了,你不再是不死的,靈魂也就可以脫離你的身體。借助女神之淚的力量,我可以用你重新流淌的血再造出一個新的身軀,你的身體再無法成為我的囚籠。”“不論我愿不愿意,你的復生都將成為必然。”“不……這還是需要你的合作……我需要你部分的血與肉……所以……選擇吧,是同歸于盡,還是接受我的契約,在這塊大地上共存下去。”“如果我接受了你的契約,我也許將無法避免被世人拋棄仇恨的悲慘結局了。”“那與我無關,你只需要做出選擇。讓兩族戰爭下去,還是獨自承擔一切誤解與敵視。”騎士長久的沉默了。

    ……如果神可以實現你的一個愿望,那會是什么呢?冥冥中有一個聲音問康德。

    成為拯救大陸的英雄?得到世上最美麗的女子?或是掌握恐怖力量的魔王?我想……騎士拍拍腦袋,那愿望該是——恢復原來的我自己。

    我會拿起我的木片刀,去一點點的鍛煉我自己。

    我會找到我最愛的姑娘,用最深切的愛意對她好,哪怕她都煩我了。

    看到美麗的公主,我會希望她幸福,而不是成為我的又一個老婆。

    當英雄的騎士馳過,我不恨嫉恨他,因為他擁有的未必有我多。

    ……可惜,這個世間上,也許是沒有神的。騎士嘆著。

    既然沒有神,那么也就沒有宿命羅?那個聲音說。

    ……當魔族大軍重新涌出地面的時刻,魔王卡奇云德嘆息著:“如果那個圣騎士還活著,我是該遵守與他的契約的,但是……他此刻在哪呢。”……。

    ——————————————————————在那個晚上,當命運還未決定之夜。康德擁著云迪,輕輕的唱合。那是他們最快樂的晚上。雖然那一生只擁有那一晚,但漫長歲月里,為了幸福的那一刻,誰又不是愿意付出所有呢?“你莫出聲,我的心!宇宙聽不到你的聲音。

    你莫出聲,我的心!哀號者聽不到你的聲音。

    我的心啊,你莫要出聲!夜下的人影不會留心你的低聲細語。黑暗組成的大軍不會沖擊你的美夢。

    我的心啊,你莫要出聲!且莫說話,直到黎明。耐心等待曙光的人,定會迎來清晨;得到光明喜歡的人,必然熱愛光明!”………………(全劇終)
斗罗大陆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