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天氣開始變熱的時候夏芳然做完了第一次植皮手術。拆掉紗布的那天她微笑著說:“沒看出來好了多少。”醫生耐心地看著她:“還早呢。這只是第一次。”那是個好醫生。因為他依然用從前男人們看她的眼光溫柔地甚至縱容地看著她。夏芳然是在后來才明白那其實有多不容易的。不過那些天的夏芳然對這個還渾然不覺,她那些天的心情甚至還不錯。總是閑適地靠在病床上看看電視什么的。如果把滿室消毒水的氣味忽略掉,這里住久了還有一股家的味道。她無聊地按著遙控器,還不時地跟護士抱怨說為什么這么大的醫院病房里都看不了鳳凰衛視。然后,在那有限的幾個頻道里,她聽見了她自己的名字,還有那個叫孟藍的女孩。

    于是她知道,孟藍的一審判決是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孟藍沒有上訴。在她看這檔節目的那天正好是孟藍被槍決的日子。聽到這兒的時候她還想著:死刑?太夸張了吧。一個如果卸掉妝后根本不堪入目的女主持人和一個正襟危坐一臉憂國憂民相的專家在討論孟藍以及當代大學生們的心理健康。他們播出了孟藍的家:只有一個連腦筋都不大清楚的老奶奶――那就是孟藍唯一的親人了。孟藍父母離異從小沒人管,一個弟弟十五歲的時候死于一場不良少年之間的械斗。――看到這兒的時候她模糊地想起小睦――小睦就是她的弟弟――她想還好小睦碰到了她之后走了正路。然后一個痛哭流涕的鄰居對著鏡頭說孟藍這個孩子從小多么懂事多么爭氣只是為什么要這么想不開――夏芳然想這簡直是在演肥皂劇。然后主持人和專家一起慨嘆其實孟藍是值得同情的社會應該反思等等等等。接著鏡頭里是當時醫生們的搶救夏芳然的過程。那個人是自己嗎?臉上是焦炭的顏色,不停地發出待宰的牲口般的嚎叫,是自己嗎?太過分了。夏芳然的指甲深深地掐進了手掌心。這準是在自己神志不清的那段時間拍的,這真讓人不能忍受。鏡頭切向了小睦,眉清目秀的小睦眼淚汪汪的樣子一定能贏得非常多的四十歲左右的家庭主婦的同情:“芳姐――括號,夏芳然,括號完――是個那么好的人,那個罪犯為什么要這樣對待她呢?”――上帝,這個沒有出息的孩子。

    一身囚服的孟藍很瘦。她面無表情地直視著鏡頭,眼神里有種什么燃燒過的東西還在散發著余溫。面對那些記者提出的悲天憫人的問題,只說了一句話:“你能不能幫我轉告夏芳然。我向她道歉,我知道這沒有用,可是我真的想跟她道歉。”媽的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干嗎?但是――夏芳然不得不在心里說:你很棒。沒有像我一樣任由他們羞辱。雖然我暫時還做不到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我知道我終有一天會接受的――畢竟,和我同歲的你已經死了。

    主持人和專家又出來了。主持人說:兩個花樣年華的少女的人生就這樣令人惋惜地毀于一旦。你說誰毀于一旦――丑八怪?深入骨髓的寒冷就是在這個時候涌上來的。因為夏芳然在惡狠狠地自言自語“丑八怪”的時候突然間問自己:她是丑八怪?那我是什么呢?她明白自己以后的人生中,一定是躲不掉對這些丑八怪的羨慕了。她知道自己以后會做夢都想變成一個那樣的“丑八怪”。說不定――這個“以后”,在下星期,明天就會開始。從明天起,任何一個丑八怪都可以在看到她之后自以為是地慨嘆人生無常;從明天起,就是這些丑八怪們在跟她說話的時候都可以自以為是地躲躲閃閃,害怕會傷害她――更妙的是,一些比較善良或者說喜歡自作多情的丑八怪們會在她面前心照不宣地不提有關時尚,有關美容,有關化妝品的話題;一些比較文藝或者說喜歡無病呻吟的丑八怪們會在看過她原先的照片之后說:瞧這個女人,她只剩下了回憶。――她已經可以想象某個來采訪她的記者會在社會版里這樣下作地煽情:“夏芳然很倔強,即使是在今天,她依然保留著涂指甲油的習慣――”――是的,她活著,這些丑八怪們終有一天會像趕百貨公司的折扣一樣爭先恐后地來弄臟她最后的尊嚴;她就是死,他們也可以為這場消費輕而易舉地買單――他們的良心就是最值的優惠券。

    天。一陣眩暈排山倒海地打垮了她。她不知道她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想:天。眩暈就像是海浪,散發著原始的腥氣。沒錯,腥氣,她搖晃著沖進洗手間,她不顧一切地嘔吐。她的脊背開始鉆心地疼痛――植皮手術讓她原本光滑的后背布滿了類似鱗片的疤痕。我現在像條鯉魚。曾經她開玩笑地對小睦說。

    陸羽平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在她身后的。他站在她身后看著她蜷縮在地上全力以赴地對著馬桶干嘔。然后他蹲下來,把渾身發抖的她抱緊。他說:“你哪兒不舒服?”――你哪兒不舒服?能問個聰明點兒的問題嗎?

    夏芳然還是允許自己待在他懷里,直到她覺得她可以安靜下來了為止。她能感覺得出來他不是一個對女人有經驗的男人。他抱她的時候有些緊張――這是他第一次這樣擁抱一個女人也說不定。她的臉埋在他胸前,然后她聽見了他急促的心跳聲。他的手幾乎是小心翼翼地落在她的頭發上――原先她那頭長發在手術時被剪短了,短得像個上初中的小女生。他撫摸著它們,剛開始是笨笨地很遲疑,到后來他的手漸漸變得柔情似水,纏綿的氣息就這樣家常地氤氳了上來,恍惚間夏芳然覺得自己已經跟這個男人廝守了很多年。

    越來越精彩了。夏芳然對自己冷笑。那個半年來天天風雨無阻只為了來喝一杯咖啡的嫩角色現在也粉墨登場,以為自己有的是資格扮演一個施主。真他媽的虎落平陽。最可恨的是,她自己居然給了他一個這樣的機會――這讓夏芳然膽寒和沮喪。那么好吧,該你說臺詞了。請原諒我不能在這么一個溫情而又委屈的時刻用眼淚打濕你的襯衫。男主角通常在這個時候應該無限憐惜地捧起女主角的臉為她拭去這些淚――我們顯然不太適合這么做。

    陸羽平沉默了很久,說:“你能不能――讓我留下來。”

    難怪這句話聽上去耳熟。小睦當初也是這么說的。

    夏芳然說:“輪不到你來可憐我。”

    他說:“我只是想照顧你。”

    “我不需要。”她微笑了。她想看看他怎么回答。如果他用那種肉麻的語氣說“你逞強的樣子讓人心疼”之類的話夏芳然確信自己可以把他的頭就勢按到馬桶里。可是他說:“我需要。可以了嗎?”

    “我現在貶值了,你消費得起了,對不對?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你覺得我不過是不想拖累你其實心里對你感激涕零。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才不是那種人。我現在比任何人都有資格當壞人。你別妄想著能感動我。”

    陸羽平慢慢地回答――似乎是很胸有成竹的:“你是我這輩子喜歡過的第一個女人。如果我因為你出了事情就這么逃跑――我永遠都會看不起我自己。我今年二十歲,要是永遠看不起自己的話,那么長的一輩子我該怎么打發?就算是你給我一個機會,行嗎?”

    你不得不承認他值得加分。陸羽平自己也看出了這一點。因為他明顯地感覺到懷里的夏芳然突然間柔軟了下來。雖然他看不見她的臉,――她的臉依舊緊緊地貼在他的襯衫上,可是他知道她笑了。她說:“你比我小三歲。”

    他也笑了:“現在流行姐弟戀。”

    她說:“我的脾氣很糟糕。以前因為是美女所以覺得這沒什么。可是現在――我改不過來了。”

    他說:“我也有缺點。我――”他想了想,像是下定決心那樣地點點頭,“我討厭刷牙。”

    “你真慘。”她愉快地嘆口氣,“第一次談戀愛就這么特別,說不定這會影響你以后的心理健康呢。你知道的,我現在的樣子――很難看。”

    “要是你愿意。我可以當你是貞子。這樣就沒問題了。”

    “說不定哪天,我會像貞子那樣殺了你,也沒問題嗎?”

    “沒問題。死在美女――我是說前任美女手里是我從小的夢想。”

    “還好意思說,當你自己是韋小寶啊?”

    她的手臂終于慢慢地圈住了他的脊背。一種相依為命的錯覺就在她跟這個陌生的男孩子之間像晚霞一樣綻放。他們沒有辦法接吻,他的嘴唇停留在她的耳邊,他輕輕地說:“夏芳然,我的名字比‘韋小寶’要好聽得多。我叫陸羽平。陸地的陸,羽毛的羽,平安的平。記住了嗎?”

    12

    夏芳然于二月十七日的口供:

    你們說的沒錯,陸羽平是我殺的。動機你們都知道了――反正動機不重要,我告訴你們我是怎么做的。可是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再說一遍,在我吃安眠藥被救過來之后,陸羽平是真的跟我說過那句話。他說要死咱們倆一起死我這輩子是不會放過你的。不管他做過什么,我都還是相信他說的是真話。可是我不能原諒他。為什么――其實殺人這件事,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沒有那么多為什么。

    氰化鉀是我在網上買的。我在一個化工網站的BBS上看到一個帖子――網站的名字我已經忘了。發帖子的人是一個私營小工廠的廠主,他列了幾種他們廠生產的產品,問有沒有人要買。我就跟他聯系上了,說我爸爸的公司需要。除了氰化鉀之外,我還隨便要了兩個別的東西――我怕他起疑心。我知道買氰化鉀特別麻煩,需要專門的證明什么的,我就跟他講:我們公司現在急需這些,大家都是做小本生意的,能不能給個方便,省了那些手續――我說我可以多給他錢。我們約在鼓樓街的那家麥當勞見的面。什么時候?讓我想想――那天是大年三十,對,大年三十那天人很少,尤其早上就更是。我們約在早上九點――他看到我戴著大墨鏡還有口罩的時候有點警覺。我很直率地跟他說我是被毀容的。我說我原先是化工廠的技術員,是工作的時候出了事故,所以我才辭職回家用我爸的錢辦了個做化學產品的小公司。我爸是法人,但是事情其實都是我來做。我說得頭頭是道的,他就信了。他還特同情我,說我可惜,還說我了不起――有意思吧?我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我這張被毀了的臉也會幫我的忙。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算是明白了。我當然記得這個人叫什么,手機號我也有――你們會去抓他嗎?不至于吧?他是個好人。

    二月十四號那天,我跟陸羽平準備一起去看趙薇和陸毅的那個《情人結》。我挺喜歡陸毅和趙薇的,我就想這樣也好,我們倆一起看的最后一部電影是這個。你問哪一家電影院――華都,就是離南湖公園很近的那家。你們知道我原先的計劃嗎?我原先是想在電影院里做這件事的。在電影演到一半的時候,把放了氰化鉀的啤酒給他。我知道氰化鉀會讓人在一瞬間送命。他會死在一片黑暗里,但是電影院的大銀幕上故事還在演。等電影完了,燈光亮了,人們退場的時候才會發現他。這挺浪漫的,對嗎?

    可是我們到得太早了。七點開場的電影,我們五點半就到了電影院門口――我們以為路上會塞車可是沒有。我們就想找個清靜的,人少的地方待一會兒,到電影開場的時候再進去。這兩年來――我很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待著,你們也知道,這對我,的確不大方便。于是我們就來到了南湖公園的湖邊。因為那天很冷,天又快黑了,湖邊人很少。非常巧,也可以說非常不巧的一件事:我們碰上了丁小洛。我以前也聽陸羽平說過,她是他的房東的女兒,一個――胖胖的,用陸羽平的話說是缺心眼兒,用我的話說是傻頭傻腦的小姑娘。我沒想到會在這兒碰見他們,更沒想到丁小洛和那個跟她一起來的男孩子――叫什么來著――對,是叫羅凱。他們倆聽說我們是要去看《情人結》,那個小洛就非吵著要跟我們一塊去不可。最嚴重的是陸羽平就特別爽快地答應他們了。我想這下糟了,我又想老天是不是派了這兩個孩子來阻止我干這件事兒。然后陸羽平就開始跟他們聊――東拉西扯的。陸羽平特別喜歡跟小孩子說話。而且他這個人――心軟,不忍心薄任何人的面子。然后,那段時間里我,我心里特別亂。其實我知道我自己是在猶豫了,我也知道我如果現在后悔一切都還來得及。說真的我記不得那個時候我在想什么了。沒撒謊,我真的記得不清楚。再然后,在電影馬上就要開場的時候,那兩個小家伙跑去買玫瑰花――為什么?你說為什么,那天是二月十四號呀。我記得我第一次收玫瑰花的時候也是丁小洛那么大。

    湖邊上就只剩下我們倆。我的心跳得很快,很快,耳朵里面一直有一種像是鴿哨的聲音――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把帶來的啤酒打開了,我是聽見那一聲易拉罐的聲音才知道我把它打開了的。放毒藥是件特別簡單的事兒,我就是在陸羽平對我說:“天氣這么冷,你當心一會兒又胃疼。”的時候把氰化鉀放進去的。然后他說:“還是讓我替你喝了吧,否則你一定會胃疼。”我說不。他說:“聽話。”他是這么說的:“聽話。”

    就像是以前考試的時候,你碰上一道不會做的選擇題。你不能確定是要選B還是要選C。這個時候鈴聲已經響了,監考老師已經開始收考卷了。你大腦里一片空白,你就這么寫上了一個B。為什么不選C呢?其實選B還是C對你來說都是一樣的。你選了B并不代表你覺得B比C更合適。只是為了選一個而已。我這么啰嗦一大堆,就是為了說我當時把那個啤酒罐遞給陸羽平的時候的心情就像是在決定選B還是選C,嚴格地說那連“決定”都談不上,我,表達清楚了嗎?雖然我腦子里很空,但是心里卻清醒得很。尤其是當我看著陸羽平把那些啤酒喝下去的時候,我心里從來沒有那么清醒過。就像佛教里說的:一念心清凈。不對,說這種話好像對神明太不尊敬了。總之,我就是覺得,如果那兩個小家伙跟我們一起到電影院去的話,我是不會有膽量再照著我原先的計劃去做的。因為――跟一群陌生人一起在一片黑暗之中是一回事,可如果你知道黑暗之中有兩個認識你,剛剛還跟你說過話的人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就像我知道的,他是在一瞬間倒下去的。他在倒下去的時候還把手伸給了我,那個時候我也自然而然地拉住了他的手。我忘了眼前的這些都是我干的。他的手開始還是暖暖的,后來才慢慢變冷。我為什么沒有馬上離開那兒呢?我也不知道。我只記得我突然間害怕得不得了。我在想――原本是打算在電影院里的一片黑暗中做的事情,怎么突然間變成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呢?說到底理想跟現實之間是有差距的啊。我一直坐在他身邊,握著他的手,無論如何,他對我的好我是不會忘記的。就在這個時候,那兩個孩子回來了。

    關于丁小洛的事,我可以明天再說嗎?我今天很不舒服,可能有點發燒,嗓子也疼。我累了。不過我想說的是:丁小洛的事情真的是個意外。我想要把她拉上來的。我不會游泳。我的頭快要裂開了,今天就到這兒好嗎?你們這兒的飯真是好難吃啊。我想我要是能吃得好一點也不會生病。過分。我們納的稅都到什么地方去了?真是過分。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