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這個女人。”李志誠像是在自言自語,“我們去的時候她就坐在陸羽平的尸體旁邊,就跟乘涼一樣。操。這女人。”

    “那個報案的男孩兒呢?”一個聲音問。

    “羅凱現在還躺在醫院里。”徐至說,“醫生說沒什么,就是嚇的。我們現在還沒法跟他取證。已經調查過,他是丁小洛的同班同學。”

    “他們有個同學說,”婷婷接口道,“羅凱是丁小洛的――男朋友。”

    會議室里這下爆出一陣哄堂大笑,徐至搖搖頭:“現在的小鬼真是早熟。”

    一個人揉著肚子:“不會吧。羅凱是挺好看的一個男孩子。丁小洛胖得像動畫片,真是便宜了這丫頭了。”

    “什么呀,人家那是讓水泡腫了的!”

    “才不是,你見過丁小洛的照片嘛――”

    “那也許人家羅凱就喜歡肉感妹妹呢!”

    “可是――”一片嘈雜中只有李志誠沒有跟著笑,“她跟一個孩子能有多大的仇呢?她殺陸羽平也就罷了,為什么還要把丁小洛推下去呢?”

    “李志誠你有沒有搞錯,你當刑警的就這點素質。”婷婷瞪圓了眼睛,“你看見她把她推下去了?”

    “婷婷說得對。如果夏芳然真的是兇手的話,她為什么要選公園湖邊這么顯眼的位置殺人呢?她應該知道在那里是很容易碰上目擊者的。還有,就算是她干的,她殺了人為什么不跑呢?反倒是等著我們來抓她――”

    李志誠的臉又有些泛紅:“我知道這件事有點奇怪。可是你知道她的口供里說他們倆本來是準備一起喝毒藥的――她也不肯說原因。她說是陸羽平喝了以后她還沒來得及喝就看見丁小洛和羅凱兩個人了。這不是把我們當傻瓜嗎?你想,兩個人想殉情,一個人已經死了,另一個看見有人過來了,按照常理她應該在目擊者靠近她之前馬上服毒啊――何況是氰化鉀,一秒鐘都用不著的事兒。――我想是丁小洛跟羅凱不小心目擊她殺陸羽平的全過程了吧――”

    屋角的一個尖厲的聲音傳了過來,“就算是這樣,她應該干掉羅凱和丁小洛兩個才對,沒道理放著羅凱去報案,然后回過頭來再殺丁小洛。事倍功半嘛。”

    “可是一個剛殺過人的人是干得出來這種沒有邏輯的事的。畢竟不是那種真正的亡命之徒。”李志誠很不服氣,“你看,她殺陸羽平的時候用的是毒藥,是氰化鉀,說明她是有預謀的。可是她殺丁小洛的時候就很慌亂,也許丁小洛的出現并不再她的計劃之中。”

    “那也不對!”這次是婷婷,“你別忘了陸羽平和丁小洛是認識的,陸羽平租的是丁小洛她們家的房子,而且還經常幫丁小洛補課――丁小洛跟羅凱會是偶然目擊那么簡單嗎?有可能是一起去湖邊的。夏芳然她就是膽子再大,也沒道理當著別人殺人啊――而且為什么羅凱能逃出來可是丁小洛就不行呢。這簡直――”婷婷的大眼睛有點撒嬌地一眨,“這簡直不像話。”

    “對。”沉默了很久的徐至開了口,“這個案子最大的疑點就是他們四個人是怎么在案發現場碰面的。可惜羅凱現在不能說話――”

    “夏芳然怎么解釋丁小洛的事?”

    “別提了。”李志誠很火大,“這娘們真能扯。她他媽硬要說丁小洛是自己掉下去的,那些傷痕都是她為了拉住丁小洛的時候弄的。問她丁小洛怎么會自己掉進去,她居然說‘估計是嚇壞了吧――從來沒見過這種陣仗。’”李志誠氣惱地握緊了拳頭。

    “靠。不像話。”大家又是一陣哄笑,“要不這樣吧,小李子,為了打擊犯罪分子的囂張氣焰,你就犧牲一下你寶貴的色相以及貞操,給這個小娘們施個美男計,這也算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沒錯。小李子,這是革命的需要――”

    “你們還是饒了小李子吧,”屋角那個尖厲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也不看看夏芳然那張臉――要我說陸羽平也真是夠不容易的,要是早點踹了她也就不會死得這么早――”

    “沒準就是因為他準備踹了她,所以夏芳然才先下手為強――反正像她們這樣的女人心理都不正常。”

    “也不一定。前兩天我還碰上另外一起硫酸毀容案的受害人,這女孩嫁了個開按摩院的盲人,人家過得也挺好的。”

    “那當然。盲人好啊――反正就是‘眼睛一閉張曼玉,被子一蒙鐘楚紅’。婷婷,你們現在的小姑娘還知道鐘楚紅嗎?”

    “嚴肅一點吧同志們。”坐在角落里,年齡最大的法醫終于忍無可忍了,“咱們開會是為了討論命案。”

    接下來的短暫而錯愕的寂靜里,徐至微笑著聽見婷婷和李志誠難得地不約而同了一回――他們一起輕聲嘟噥著:“你才是‘同志’呢。”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