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小洛。”丁先生的聲音從里屋傳出來,“就知道扯些廢話。也不說謝謝陸哥哥。”然后丁先生走出來,對陸羽平笑笑:“多虧你,替她補課。她這次考試數學還有物理都考了七十多分。”“沒有,應該的。”陸羽平有點拘謹,他是個不大擅長應酬的人。“是小陸來了。”這時候丁太太也從里屋里走出來。她跟丁先生站在一起還真是很有夫妻相,只不過她的體積跟瘦瘦的丁先生比委實龐大了一些。她非常坦然地只穿了秋衣和秋褲――看得出來是為了過年才新買的。“小陸,”她嘴唇泛著股奇異的桔紅,估計是正在吃醬豆腐,“過來一塊吃點兒。”

    “不麻煩了。阿姨。”面對著丁太太的時候陸羽平更加拘謹,因此他還是把眼光轉到丁先生的臉上,“丁叔叔,我就是想來說一聲。我的工作已經定下來了,我住滿這個月以后,三月初就搬。”

    “噢。”丁先生答應著,“不過小陸,過年你回家的時候你的下水道堵過一回,堵得挺厲害的,我自己都修不好,還是找人來通的。你看這個――”

    “我知道,丁叔叔。”陸羽平倉促地笑了一下,“到時候您就從我的訂金里扣吧。”其實他自己并不尷尬,他下意識地對自己解釋著,他只不過是代替向他要錢的丁先生尷尬而已。雖然他自己也知道其實這根本沒有必要。

    “小陸,”丁太太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可惜你一搬走,就沒人替我們小洛補課了。”

    “可以的。”陸羽平說,“以后小洛要是有什么不懂的,打我手機就行。我抽空過來給她講。”

    “我就知道陸哥哥對我最好。”又是小洛快活的聲音。

    其實陸羽平的生命中,是不會再有“以后”這回事的。可是他說這個詞說得太習慣了,以至于忘了它是什么意思。

    丁先生在送陸羽平出門之后,緩緩走回屋里。這是一個跟平時沒有什么區別的早晨。滿屋子司空見慣的味道:稀粥,饅頭,涪陵榨菜,還有小小的一碟如印泥一般的醬豆腐。這時候他從窗子里看見了陸羽平,他正朝著小區的大門走去。這個角度看過去,他發現其實陸羽平是個很挺拔的男孩子。是丁太太喝粥的聲音讓他掉頭去看屋里的。丁太太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令丁先生心生厭惡。這時候小洛用筷子頭挑起一條榨菜,調皮地仰起頭,伸出舌尖舔了它一下。丁先生覺得這個胖姑娘因為這個動作突然有了一點輕盈的味道,然后他心煩意亂地說:“小洛。這么大的姑娘了,一點規矩都不懂。”說這話的時候他悲哀地想:這孩子像誰呢?她媽媽年輕的時候腰圍可只有一尺七寸而已啊。丁太太從粥碗上抬起頭,跟了一句:“就是。”

    他們都沒有也不可能注意到,丁小洛的眼睛里有種狡黠的東西暗暗地一閃。她告訴自己:再忍耐一會兒。快了,就快了。她馬上就要為自己的人生做第一個重大的決定。完完全全是自己做出的決定。為了這個機會,十三歲的小姑娘已經忍耐了整整十三年。

    5

    “案發的經過是這樣的。”徐至掃了一眼攤在眼前的記錄,選擇了一個舒服的坐姿:“二月十四號――也就是昨天傍晚,南湖區派出所接到一個名叫羅凱的男孩的報案,我們的人是在晚上八點的時候趕到案發現場的。”

    “徐隊長,你忘了說,要不是有一個笨蛋誤事的話,我們肯定能到得更早。”歐陽婷婷打斷了徐至。

    “你說誰?”李志誠滿臉通紅。

    大家都面帶微笑。因為婷婷和李志誠之間的爭吵是整個重案組的娛樂項目。

    “死者陸羽平,是嫌疑人夏芳然的戀人,男,二十二歲,本市理工大學生物化學系的應屆畢業生;死者丁小洛,女,十三歲,是省外國語中學的初二學生,跟嫌疑人夏芳然應該是沒有什么直接關系,但是,丁小洛的父親是死者陸羽平的房東。案發第一現場可以確定是南湖公園的人工湖邊。陸羽平的尸體沒有被移動過的痕跡。我們趕到的時候南湖派出所和南湖公園已經在組織打撈。丁小洛的尸體是在晚九點左右被打撈上來的。經過解剖,可以確定陸羽平的死亡時間是下午六點至七點之間,死因是氰化鉀中毒。――我們在死者遺留在現場的罐裝啤酒里找到了和解剖結果相符合的氰化鉀。啤酒罐上有夏芳然和陸羽平兩個人的指紋。丁小洛的死亡時間推測在七點到七點半之間。是因溺水而窒息。她的尸體上有掙扎過的跡象。而且――”徐至停頓了一下,“丁小洛的脖頸上,臉頰上有抓傷的痕跡,經過化驗,我們現在可以確定傷痕處殘留的皮膚屑是夏芳然的。嫌疑人夏芳然,女,二十四歲。是兩年前本市學院路那起惡性硫酸毀容案的受害人。被毀容前是位于學院路的咖啡館‘何日君再來’的經營者,目前無業。”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