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7節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34

    大火是在三更之后起的。

    最初是火苗裊裊地躥升,不知燃著些什么,發出藍綠色的焰光。煙霧中不斷冒出一條條艷紅的舌頭往上舐,漸漸扯長,如紅綢子凌空飄舞,瀟灑書空。

    釋迦、彌勒、觀音、菩薩、如來、四大金剛、十六尊者、五百羅漢……佛像都在煙火里,冉冉消失。

    ――遇父弒父,遇佛弒佛。不為外物所拘,灑脫自在,誰說容易?

    素淡古樸的彤云禪院,木梁發出霹靂的聲音,如老人骨架終于散下。它通體發亮,莊嚴而響亮地大去。

    黑暗吞噬了大地,火海瞬即吞噬了黑暗。

    火飛快地蔓延,比“朝為紅顏,夕成白骨”的人生還來得措手不及。

    在寒夜,這一把火是特別和暖。1只感到疲累而痛快。

    天空有一本書。

    看,火那么壯大,水卻熄滅它。

    水那么壯大,土卻掩藏它。

    土那么壯大,風卻吹散它。

    風那么壯大,山卻阻擋它。

    山那么壯大,人卻鏟移它。

    人那么壯大,權位、生死、愛恨、名利……卻動搖它。

    權位、生死、愛恨、名利……那么壯大,時間卻消磨它。

    ――時間最壯大么?

    不,是“心”。

    當心空無一物,它便無邊無涯。

    靜一言不發,用一只眼睛望向輝煌的夜空。

    后來,他在眾人的目送下,轉身遠去。

    35

    后來,傳說有人見過這樣的一個和尚。在雪野上。

    雪已下了一季,玉蝶在大地紛紛揚揚飛舞。這銀白色厚毯子,印上他的足跡。很快,虛空中千萬只無形的翅膀,把它們一一搧平。

    下雪的聲音仿如樂韻。

    遠處有一匹快馬在等他。接待故人似的。

    他跨上馬背,融入迷濛的天涯海角。

    自唐朝,走向未知的年代。

    36

    江山為一片白茫茫所鋪蓋,端麗而深邃。

    李世民極目他的天下,躊躇滿志。這天賞雪,一時興到,即詔在座的官員、學士賦詩,又令畫工作畫。

    成就了一幅“銀妝圖”。

    他在巨幅畫卷上,蓋上了“御覽”的印章,朱文鮮妍,如雪中的血痕。

    他生命中的險著,玄武門那一攤血跡擱久了,干了,只成一個淡淡的褐色印子。

    去冬下詔,追封故太子李建成為“息王”、齊王李元吉為“刺王”,重新安葬。李世民登宜秋門,哭泣不已,至為悲哀。淚水一洗,印子更加不存。

    前事沒人再提。

    自改元后,“貞觀之治”是歷史上最光輝的黃金年代。

    中國在他統治下,成為一個繁盛而強悍的帝國,文治武功,盛極一時。不但版圖擴展至空前之大,西北各族人民,尊之為“天可汗”,俯首臣服。

    日本平安京的城市設計,也仿效了長安城棋盤般的式樣。律令相近,留學生和學問僧慕名而來者眾。

    唐朝盛世,于此展開。

    李世民是震古鑠今的明君。

    連他的馬,也名垂千古呢。――“昭陵六駿”:白蹄馬、生氣勃勃勒驃、颯露紫、青騅、什伐赤、拳毛騧,便是他翦滅群雄的戰役中,心愛的乘騎。

    即位那年年方三十。

    死于貞觀二十三年,五十二歲。據說,死因與千方百計追求長生不老,崇信煉丹方士,服食不少延年藥物有著。

    生死有命,這是在他能力以外的了。

    在位期間,史籍所載俱為偉大功德。

    即使微末若此:――

    六月十六日,帝前往禁苑,見蝗蟲,捉數只,祈求道:“人民靠莊稼養活生命,而你吃莊稼,我寧愿你吃我的內臟了!”舉手待要把它們吞吐下肚中。左右侍從官員勸阻:“這是毒惡之物,會令陛下生病。”帝道:“我為人民受苦,不怕生病!”竟把蝗蟲吞了。本年,蝗蟲并無造成災害。

    37

    整個唐朝,正史、野史、軼聞、民間傳說、筆記小說…,皆無“石彥生”,或“霍達”之名字。
斗罗大陆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