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節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我不搭話。也不迫究了。從今后我要她只有我!

    那清悠輕忽的鐘聲又傳來,如緣份,在嗚咽。我又再把身子輾轉。

    “妹妹——”

    “哈丁’

    “很久很久之前,你們是否相愛?”

    “是!”素貞肯定道。

    我呢?奇怪,我已不再跟他了。曾經有一天,他在我身邊,在我身上,曼妙的接觸,他的手在來回掃蕩,我幾乎相信,我也是愛過他的。

    當時只道是尋常。

    但原來已是最后。幸好我把他殺了,放他沒機會遇上另一個新歡。他一生便只得兩個女人。此刻這兩個女人又再絞纏在一起。——我們是彼此的新歡。直到地老天荒。

    但我有一個刻骨銘心的秘密,即使喝醉了也堅決不肯透露的,那是一個名字,叫做“法海”。我甚至不敢記得。

    沒有男人的生活,不是一樣過得好嗎?

    我倆再也不肯對人類用清了。

    那么委屈,可恥!不若安分做蛇上算。

    從此素貞不看一切的傘,一切的扇,一切的瓜皮小艇,一切的男人……

    感情一貧如洗。

    我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一筆一筆地寫,如一刀一刀地刻,企圖把故事寫死了,日后在民間重生。

    仲春。

    陽氣日盛一日,桃花綻紅,鳥鳴調嫩,天地陰陽之氣接觸頻仍,激蕩中閃電特多,雷聲乍響,又屆“驚蟄”。

    夜間,下過一場江南春雨后,星星月月,霧氣索維,白堤上間中高舉蓮花燈,凄迷倒影在湖上。天還有點料峭。

    漸近西冷心社,夜半無人私語時。

    只聽:

    “小錯,你放心,我在存錢。過一陣就可以買縫衣機、電冰箱,要不可先買電風扇。而且下個月我大表哥二表哥來,他們會給我捎來一臺錄音機,雙喇叭的,和劉德華跟黎明的盒帶。在香港是最紅的了,你一定要聽他們的歌。小價你嫁給我好不好?……”

    西湖上的情侶,兩個人兩輛自行車,并駕齊驅的,選了一處柳蔭深深,便在起誓。

    “我一生一世,都待你好,請放心。”

    良辰美景來何天。

    忽地一陣涼風掠過,像一只手在發間輕掃。冷不提防,又下起雨來。

    不大,但很密,輕飄而流曳,踏著碎步,款款過來。

    “啊”

    小小的驚呼聲,不情不愿地受打擾,情侶們還未及把心底的話爭先說盡,便又要踩著自行車離去,好覓個清靜安全地帶。幽幽的路上,也有拌嘴聲。女的罵:

    “叫你不要來啦,洗過澡,在弄口見面不好?又要踩來斷橋。待會雨下大了,回去不又是一身濕透?”

    “你弟弟偷聽嘛!”男的委屈。

    “‘明天不要上班,哦?死拉活批地來了,怪到我弟頭上去。”

    “你怎么這樣蠻不講理?”

    “誰要講理?你不是要談情?談個屁!”

    二人僵持著,男的生氣了,不肯上前議和。女的馨發一抖,自踩車回去。

    素貞看不過:

    “哎,浪費了這么美麗的晚上,訣別拌嘴了,快點和好吧/

    我笑:

    “與你何干呢?”

    雨,無緣無故地大起來。

    斷橋附近的小亭,忽來了個避雨的男人。因雨實在太猛了,迷迷漆漆,隱隱約約,他只得暫進一陣才上路。

    他拎著一把黑傘。一般老百姓總是用那種黑傘的。

    ——但他不是一般老百姓。

    他是一個美少年。眉目清朗、純樸、虔誠。穿著一件淺藍色條子的上衣,捧著一大疊英語會話課本,和好些書刊雜志。為了維護他手中的文化,革命后嫩弱的文化,他才一心一德,靜待雨過。

    素貞不安定。嘿,一有男人在,她就木安定了!

    “小青,”她說,“你看我這一身裝扮多落伍,如今的女子已不作興盤警扎辮子了。老土!”

    “姊姊你又干什么來著?”

    她趕忙地適應潮流。

    一旅身,燙了發,額角起了幾個美人鉤。改穿一條寬腳牛仔褲。腳上換了絲襪,是那種三個骨肉色尼龍絲襪。高底涼鞋。上衣五彩繽紛,間有熒光色,在腰間以T恤衫下擺結了個蝴蝶結。手指上戴了指環,銀的,粗的。耳環也是一般式樣。臉上化好妝,涂上口紅。雖然是雨天,上衣口袋中也帶了個太陽眼鏡——并沒有把商標貼紙撕下來。

    “你看我時髦嗎?好看嗎?”

    還背了個冒充名牌的小皮包。

    “姊姊,”我駭然,“你又要——”

    “小青,生命太長了,無事可做,難道坐以待斃?”

    “不,你忘了你受過的教訓?”

    “小青,我約他迪斯科跳舞去。你忙你的吧。再見,拜拜!”

    “你的教訓——”

    她的心又去了。留也留不住。

    這一回,真的,依據她受過的“教訓”,她要獨來獨往,自生自滅。她根本并不熱衷招呼我同行,免致分了一杯羹,重蹈覆轍。

    遙遙見她過橋往小亭去。

    低語,傳情,雷題電閃般的戀愛,她又搭上這個男人。

    他把傘撐起,護她上路。一切自傘開始,她不需要任何穿針引線的中間人了。——也許她此刻的身份是張小泉剪刀廠的女工。張小泉,杭州三百多年來的名牌。它的剪刀鑲鋼均勻、對口鋒利、磨工精細、開合和順、鎖釘牢固、刻花新穎、式樣美觀、經久耐用。——不過,這么優秀的剪刀,剪不斷世間孽債情絲。

    那男子是誰?

    他是誰?

    何以她一見到他,心如輪轉千百轉?

    啊,我明白了。——

    如果那個是許仙的輪回,則她生生世世都欠他!

    是他嗎?是他嗎?

    我禁止自己心猿意馬。

    橫豎素貞看中了,就讓她上吧。

    我要集中精神,好好寫那發生在我五百多歲,時維南宋孝宗淳熙年間的故事。這已經足夠我忙碌了。

    我還打算把我的稿子,投寄到香港最出名的《東方日報>去。聽說那報章的讀者最多,我希望有最多的人了解我呢。

    稿子給登出來了,多好。還可以得到稿費。不要白不要。

    我在信末這樣寫:“編輯先生,稿費請支港幣或美元。否則,折成外匯券也罷。我的住址是:中國,浙江、杭州、西湖、斷橋底。小青收便可。”

    萬一收不到稿費也就算了,銀子于我而言不是難題。我那么孜孜不倦地寫自傳,主要并非在稿費,只因為寂寞。

    因為寂寞,不免諸多回憶。

    ——然而,回憶有什么好處呢?在回憶之際,不若制造下一次的回憶吧。

    呀,我的心也去了。

    淡煙急雨中,藍衣少年,撐開一把傘——

    還等什么呢?

    我要趕上前。我依舊是素貞的妹妹,同是張小泉剪刀廠的女工。

    我決定借了他的傘,著他明日前來取回。解放路、延安路、體育場路、湖濱路、環湖路……隨便一條柏油馬路的一家。

    我一擰身子,裊裊地裊裊地追上去……
斗罗大陆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