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三 外篇 最后一章也是第一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第一卷最后一章和第二卷第一章———————————……莫富里山,康德騎士學院“明天周末耶,去華斯特山找美女么?蘇霧達?”學院生彼科夫輕松的吹著口哨,斜靠在廊邊,夕陽從學院高墻上照進來,他的身上黃銅戰甲發出剌眼光亮。

    “走開,你這明斯克熊,后天我要劍技十六級考試。”銀發少年蘇霧達惱火的說,“還有,你可不可以不要整天穿著你們北明斯克人這種惡俗的屎殼郎戰甲?”“可里美說這戰甲神氣!”彼科夫的心早飛去了另一座山頭上的華斯特山魔法大學院。

    “你們倆真是一對,品味同樣獨特。”神經僵硬反應穩重的彼科夫照常沒有聽出這話的意思,自顧自說自己的:“你聽說了嗎?我們的學院就要改名了。”“當然,因為康德被宣布為惡魔的使者。”“真可怕不是嗎?聯軍居然一直被他統制著。而且沒有人見過他的臉,聽說那天他終于露出真面目,原來是一只噴火的毒龍。”“哼,也只有你信,我看這不過是權利的爭斗。這牌子摘下來,說不定哪天又會再掛上去。再說,不論別處如何,在騎士學院里談論康德的壞處仍是違禁的,別忘了里德的鞭子!”“哇,有美女!”彼科夫眼睛一亮,立刻忘了剛才的話題,“我們騎士學院真得開始招女生了?”蘇霧達順著彼科夫的目光瞟去,一個身材修美的女子正穿著短小的皮甲,背著一把紅弓走來。“那年紀可有二十多了,不是騎士生,恐怕是新來的訓導官吧。”“訓導官?教箭法課么?我去申請報名……”彼科夫就要上前,可那女子快步走入回廊的陰影中,向騎士生的禁地,通過學院后部的尊者長廊走去了。

    “這女人有些奇怪。”蘇霧達皺起眉頭。

    “你怎么能看出來?”“她的表情!還有不想被人注意的樣子!你這頭熊!”“越來越不對勁了。騎士學院里出現美女,就象天上出現月食一樣,一定有什么事要發生了。”蘇霧達托著下巴。

    這時鐘聲響了起來。

    “是戰術課,哦,又到了看騎士小說的時間了。”“啊,我昨天的那本《最后一個圣騎士》忘了換了,但愿第二卷還沒有被借走!”兩個人不跑向課堂,去先向圖書館奔去。

    到他們回到課堂的時候,教科官里米斯亞皺了皺眉看著他們手中的小說:“還真厚,這個下午看不完吧。”“沒關系,明天還有您的課。”雖然知道彼科夫說話向來不經過大腦,但蘇霧達還是沒有預料到他能有這么坦白,他很想裝作不認識眼前這個人。

    “彼科夫!”里米斯亞大喊。

    “有!”“到地圖前面來,現在我們的第三團正被魔軍兩個方陣夾擊,地形兵力配置如下,告訴我你會如何戰斗布署!”“這魔軍是哪來的?他們不是已經被大火消滅在精靈之森了嗎。”錯把演習當成了戰報的彼科夫大驚的湊近地圖。

    “難道那傳說是真的,所有的明斯克人都是用石頭做的心眼嗎?”里米斯亞絕望的喊,“那么就算他們突然又從地下沖出來了好不好。”……精靈之森火光沖天。從地下涌出的魔軍與獸人正掃蕩著一切。

    “有人喜歡火,就還他們以火!黑暗祭師們,讓風暴來的更猛一點!”華優冰其斯騎在火翼的獅鷲上,揮劍前指,巨大的風暴從背后涌來,而前方,火線一直向北推去,留下無邊的焦土,濃煙形成數里高,幾十里長的黑幕,把天空隔成生與死,光與暗的兩個世界。

    而在基洛崗,各鎮的騎士團都聚集了過來。因為有數千人都看見天上有一群魔族的飛龍飛過,沒入基洛崗外的魔境森林中。有人說是飛龍有數百,有人說有幾十,也有人聲稱他看到了無數。但一支邪惡的力量就潛藏在城外的森林中,這已以為壓在市民心中巨石般的事實。

    ……幾千里之外,騎士學院的天空陽光依然明朗,下午的課堂相當的寂靜。里米斯亞在講著那千年前的戰例,學院生們在下面翻看著講述千年前那戰爭的小說。

    “太無趣了,你發現了嗎,”彼科夫偷偷對蘇霧達說,“千年前的戰爭幾乎沒有一場經典的戰役,那時打仗而無戰略戰術可言,就是大家擺開陣勢對砍……”“嗯,相比之下,還是克德爾王如何帶著十八個圣騎士被九十二魔將追的東奔西竄的故事比較吸引人……”蘇霧達翻著手中的小說。

    “你在看哪一本?《若星漢之燃情歲月》?這本我怎么沒看過。”彼科夫伸手就要搶。

    “這是我從對面山華斯特魔法學院弄來的,很棒,里面說當年那幫圣騎士還是一幫愣頭小子的時候怎么為了女孩子打架,怎么和魔軍賽馬,那時候那些大魔將柯柯爾特、齊格扎里特和楊特克里達也還都是小兵呢,哈哈,原來這些人當年也有舉著木棍打架的時候,笑死我了。”“哇,看完跟我換!”“不行,我明天就要還回去了,書主人可一直叫我不要再給別人看。”“你借哪個小姑娘的?瞧這么愛護的……哇,書上居然還噴了香水……喂,這不是一本花上大半部來陳列那些騎士們又臭又長情詩的書吧,女孩子就愛看那種。”“唔……的確這書不象其他書那樣上來就寫大戰魔王怪獸,不過看看他們平常的生活也很有意思,這樣我才覺得圣騎士也是人,原來也是會說臟話罵人為了沒飯吃而發愁的。”“咦,重大發現,居然有人在聽講做筆記啊。”彼科夫的話題總是跳躍的。

    蘇霧達抬頭看去,果然最后排坐著一個男子,當四周的人都在低頭看書睡覺時他專注聽著戰例解說,變得十分引人注目。

    “你說他?我一進門就看見了,你的反應還不是一般的慢啊,或許是哪個小城新來的,財主之子或是破落門第的后代。”“你怎么看出來的?”“第一、一看這個人樣子就知道不聰明,不會是被從貴族子弟中選拔來的,很可能花了點錢,第二他年紀不小了,有二十四五歲的樣子,或許是因為托人寫了信賣了情面才能進的學院,指望被授封個騎士提升他們家族的地位吧。”“可是在這個時候……學院還不知能不能辦下去,他來得可真不巧。”“不過……”蘇霧達注視著那個男子,“有些不對。”“又不對?你今天怎么看什么都不對?”“不知道為什么,就好象……你不會害怕一個人,卻會害怕他的影子,這不是很奇怪的感覺么?”蘇霧達凝望著,“這個人就給我這樣的感覺,看著他時覺得他毫無力量,可是卻又有種奇怪的不安。”鐘聲又響起,課程結束了,學院生們歡躍而起,向晚飯大廳奔去。

    “我去先幫你占個位置!”彼科夫轉身就往外沖。

    蘇霧達卻走向了這新面孔的學院生。

    “你好,我叫蘇霧達,第九分陣的。以前從未見過你?”“呃……你好,我叫康德。”……莫富里山對面的華斯特山,皇家魔法大學院。

    這殿堂與騎士學院相對而望,是若星漢魔法師們的圣地,當傳統的影響使男子們以成為強壯的騎士為榮時,學習魔法的則更多是女孩了。

    “我們的學院有三百年的歷史……不,從舊紀元算起應該更久,有一千五百年的歷史……”一間課堂里,白胡子講師邁若米正說著。

    “可是這一千年來,魔法沒有進步反而倒退了……”臺下一穿著銀亮生袍的女孩說。

    “星達,不要插嘴。”白胡子吹動著。

    “沒錯啊,聽說了嗎?”這叫星達的女孩向她的同學們轉過頭去,“在精靈之森,一個叫羅恩的歌手使被魔族詛咒的森林復活了,整個森林在一瞬間重新變綠,那是多么讓人激動人心的魔法啊!真想能親眼目睹那個時刻……據說他掌握了若星漢古卷中的那些神奇魔法,我們應該請他來教我們!”“是啊,這些老掉牙的魔法我們才不要學……”“聽說那個羅恩非常年輕,還相當英俊哩。”“哇,那么請羅恩來當院長!”少女們開始起哄,老好人教授白胡子邁若米拿這幫丫頭可沒辦法。

    喧嘩中,只有一個女孩靜靜望著窗外,教室下方就是高崖,遠方,白頭群山立在藍天之下,被夕陽染成橙色,高風淡遠。黃昏溫和陽光也拂上了少女沉靜晶亮的雙眼,和淡綠色的長發。

    邁若米注意到了這個女孩,他注視著她很久,嘆了一口氣:“云迪,能告訴我們你在想什么嗎?”……莫富里山,康德騎士學院“嘿,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人和我們的圣騎士大人同名。”蘇霧達在巨大飯廳中大聲的向周圍的人喊著。

    “你說什么?”在一片排隊敲碗的吵鬧聲中,他身邊的彼科夫都沒聽清他的話。

    “這家伙叫康德,呵呵。”“哦,和那個魔鬼同名?”“是三頭惡龍吧。”“他不是變成一個火怪飛走了嗎?”周圍的人開始跑題。

    “嘿,你去戰士行會測評過么?你是幾級戰士?”“我……”康德撓撓頭,“十……十二級吧。”“哇!”周圍爆出彩聲。

    一個高個子指出大姆指:“好,不一般,我才四十二級。”“巴路姆,不要欺負新生。你剛入院也才評了個三十級。”“學院里力量可以提升得這么快么?”康德興奮的說。

    “苦啊。”大家全一致大叫起來,“瘋子里德的制造的人間地獄。”“每周一次魔獸實戰訓練,那都是七十多級的魔獸啊。”“追得我們滿街跑,還不如叫逃生實用技能訓練。”“還有一周四次的馬術訓練。”“那也叫馬?野豬還差不多。”“每天要從山北的峭壁爬上爬下一次。”“爬不回來的就鐵定趕不上晚飯了。”“還有一天三次的搶飯大考驗。”“這才是最恐怖的啊,三千個人才給五百個人的飯。”“搶不到的就只好晚上到山腰的怪森古洞里去打噴火豬、雙頭巨蛇和彈果花妖吃。”“它們也每天拿好了刀叉系上餐巾等我們去。”“我們都是在這么殘酷的環境下鍛煉出來的啊。”“我們大家都盼著魔軍打回來,我們好有機會逃離這惡魔城堡。”“別說傻話了,”康德說,“魔軍比這要恐怖一百倍。”“切,聽厭了,還能有康德恐怖?”“是啊,聽說這教學大綱是他親自制訂的。”“聽說他寫大綱那天晚上,有人聽見他一邊寫一邊獰笑。”“呵呵,”康德笑起來。

    “所以后來有人說他是魔鬼化身,我立刻就信了。”巴路姆說。

    康德的笑容消失了。

    蘇霧達立刻察覺了這一表情。

    “我說你不會是他家的某個親族吧。”“親族是最多同姓,哪里會同名。”康德笑著說。

    “康德!”忽然有人在門口大叫了一聲。

    飯廳里立刻幾千個碗掉了一地,所有的人筆直立正。

    “見鬼,又是誰?老開這種玩笑,逮住有他好看。”蘇霧達看看四周,罵著。

    里德教官出現在門口,表情嚴肅。

    “對不起……好象是在叫我……”康德笑著,在幾千肅立的人的注視下擠向門口。

    所有的人怒目而視。

    “下次再有誰敢起康德這個名來嚇人,一律踩死。”學院生們私下議論著。

    ……他們來到室外山頂花園,里德左右看看,才開口了。

    “圣騎士閣下,云迪就在對面的魔法學院中,但是……她不是從未來來的那一個,而只是一個完全不知情的少女。而且,羅恩即將主宰魔法學院了,如果讓他發現你并沒有死,那是可怕的事。”“不要再叫我圣騎士了,”康德望著對面女孩所在的那山峰,峰頂上聚集的濃云在夕陽下燃燒著,“真希望這個時代的云迪能不被再卷入這可怕的命運,但一切似乎已經不可能了……不論如何,我和羅恩的戰斗,才剛剛開始……”此刻的少女云迪,正混然不知未來她將經歷什么……這片大地上,戰爭正如火燎地圖一般延展開來,魔族在為生存瘋狂的行軍,精靈們向樹頂的蒼天祈禱,沼澤中,一個頑強生命等待著沖破污泥;基洛崗城外,飛龍軍的百千火芒飛劃過天空,人們能看見它們在空中飛行的軌跡。

    人生不過也是匆匆劃過天空的一支箭,而無數人奔向他們終點的歷程,就匯成了恢宏壯觀的奇景。
向日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