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又過了不少年。

    梅龍鎮口的說書人在講天下無雙的故事:“后來,阿龍和公主一起策馬奔向遠方,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

    “就這樣完了嗎?”孩童和扛鋤頭的村民們意猶未盡。

    “要再講,就該講到兩口子為晚上誰洗碗而吵架了,或是為了小孩上學要交銀子而發愁了,那就不是浪漫的愛情故事了。”

    門口一個拄拐的瘸子走了過去。

    “喂,瘸子,門口的破爛揀走啊。”

    “好嘞。”瘸子吃力地彎腰去揀那垃圾。

    他背著垃圾袋吃力地走過梅龍鎮,走上他很熟悉的路,下午陽光照在已成廢屋的龍鳳店前,他的拐有點沉重了,卻沒有轉頭去看。

    “喂,瘸子。”小泉居老板靠在門后叫他,“有沒有興趣進來喝杯酒啊。”

    瘸子不理他,接著向前走。

    “里面有廢品收啊。”

    瘸子轉過身來,走進店。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小泉居老板說,“從前在我這家店的對面,有一家龍鳳店,店里有兄妹倆,妹妹做出的菜遠近聞名,而哥哥則是人見人怕的小霸王,所以他們店還是沒生意……”

    瘸子低頭扎垃圾,不理他。

    “……可是后來那店里來了一個客人,英俊又伶俐,他們兩兄妹都很喜歡那個客人,天天只做菜給他一個人吃,最后那客人還沒給錢……”

    瘸子扎好了垃圾往背上一甩要出店了。

    “可是那客人走后很久都沒有再來,后來這龍鳳店就垮了,龍鳳兄妹都不見了,有的人說,妹妹進宮嫁給了皇上,哥哥呢,帶著公主遠走高飛……可是我不信,因為有一天,那個客人又回來了……”

    瘸子猛轉身。

    “……他站在那兒,怔怔地看了那個廢棄的店好久,然后走過來,問我那兄妹倆哪兒去了……”

    瘸子一步步向老板走來。

    “于是我告訴他說,死了,都死了。妹妹死在了去皇宮的路上,哥哥死在了搶親的關外……我沒說錯吧。”

    小泉居老板看著瘸子:“我說完了。你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瘸子愣了一會,轉過身去,身形更加佝僂,腳步更加顫抖。

    他忽然猛跳轉身狠狠一拳把小泉居老板打翻到柜臺后面,然后揮動兩拐瘋也似地沖了出去。

    小泉居老板費了半天勁才爬起來:“我知道你恨我,可你現在這個樣子,又何苦見到她呢,不過……剛才那樣才像你,小霸王。”

    阿龍拖著雙腿跑過鎮口,跑過石橋,跑過桃林,跑過他與無雙曾相聚的每個地方。

    除了物是人非之外,還能看到什么呢?

    有誰能一個地方等待一生?

    ……

    于是沉寂之后。他重新回到了龍鳳店,拆下了門板,抹去了灰塵,靜靜在桌邊坐下來,把每一個碗擦拭得潔凈光亮。

    一個人的龍鳳店,只為一個人而開著。

    陽光,大雨,陰天,黑夜。

    直到那一天,有人輕輕敲響了門板,問道:“我能進來嗎?”

    他抬起頭,笑道:“我去給你做碗面。”

    無雙的回憶。

    我喜歡江南的天空,晴的時候,天是透明的。每一場雨,都洗得更明澈了。我不記得我為什么在江南流連,不記得我要尋找什么。但每一個地方都感覺那么熟悉。光影閃亮著,無數朋友們在景色里藏著,我要去找出他們。有一個傻蛋天天跟著我,但是他做的面很好吃,我不記得我要找誰啦,也不記得我自己是誰。但這都不要緊,傻蛋說他知道,這便夠了。

    傻蛋總問我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什么正德帝啦,小王子啦。然后和我講他那些不著邊際的事,什么夜入皇宮啦,搶親啦,我知道他都是編出來逗我玩的,不過我很愛聽他講故事。他還送了我一個指環。好像大了些,不過我喜歡。最親的人兒送我的東西,能不能相配又有什么關系呢?

    那天夜里,忽然聽見有人唱歌,是一男一女,他們唱得真好聽。聲音在夜空中傳得很遠。那傻蛋忽然跳出去找,可怎么也找不到。找什么呢?有些朋友就在那里,他們永遠也不會走遠。

    阿龍的回憶。

    無雙這傻丫頭從宮中逃出來太久,又以為我死了。一下就堵了心了,從今以后就變得迷迷瞪瞪的。不過她居然還能記得龍鳳店。那天我又給她做了一碗面,看著她狼吞虎咽的饞樣子,真開心,仿佛從前的日子又回來了。可惜阿鳳不在了,天下也不在了,不然四個人在一起多開心啊。

    大明的皇帝又換了,聽說正德帝莫名其妙掉到湖里死了。似乎再沒有人知道天下和無雙的故事了,于是沒有故事的我們終于可以過平靜的生活。

    可那天夜里我突然聽見了阿鳳在唱歌,真的,那一定是她,還有人和她對唱著,那又是誰呢?我想那是天下乞丐,而不是正德皇,我不擔心他們會不幸福,因為自從天下在真心火爐前寧愿燒傷手也不肯把手抽出來時,我就知道他的真心了。

    他們一定還開心地生活在某個地方,可他們為什么不回來呢?

    我會等著。
斗罗大陆小说免费阅读